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离星力(相二)

伪科幻,私设多,可能会有bug

除了竹马其他人物都是瞎编的……

字数1w左右,一发完

心情忐忑

 

 

楔子

 

这里是无名星,我是博士,地球人。

宇宙纪年1217年,我被联盟高层下令秘密研究生化人武器,用来探索周边星球,拓展领地,当然,生化人研究的残忍性和不便公布的目的使得这项计划只能隐秘进行。

为了保证顺利研究和生产,我与我的二百个初代生化人被联盟秘密送往外星球,这里极其隐蔽,而我即将成为这颗星球上唯一一个需要佩戴氧气罩的人。

前来护送我的联盟卫士有些担忧,我认得他,他曾经是我的学生,现在在为军队效力。

我在手腕的控制键盘上输入了一个指令,身后的生化人瞬间整齐的行了联盟军礼。

在没有人比他们更顺从了。

送走舰队,我回头看向了我的生化人们,他们有着一样的表情,面容僵硬,如果没有指令,他们会一直这样站下去,站到风干腐烂。

这颗星球真寂寞,周边一片黑垠垠,一颗星星都看不见。

 

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我并不在乎未来会发生什么。

                                                          ——《博士日记》

 

1.

  沙漠中,两个小男孩正在堆沙子。

  “又是球,你是不是除了球什么都不会做了啊。”

  一阵风吹来,扬起了些微的沙子,抱怨的男孩赶紧闭上了嘴,免得沙子进到嘴巴里。

  玩着沙球的男孩没有说话,只是好笑的用那双几乎看不到眼白的眼睛看着他。

  二宫丢了面子,不再理他,转过身去看不远处的城。

  他们坐的很高,看的见城市里的火点和灯光,还有伫立在正中央的一座高塔。

  “喂,”相叶叫他,“又有一批滴滴人要破茧了。”

  二宫仿佛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

  相叶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子,牵起二宫的手。

那手感肉嘟嘟的。

  “走吧,我知道你也好奇,我们偷偷地去看,不会有人发现的。”

  

  母塔,是这颗星球上所有人都敬畏的地方,他们生于这里,死于这里。

  而两个还什么都不懂的男孩,就那么冒失的,凭着一股好奇心,悄悄潜了进去。

 

  果然,母塔里曲折复杂,没多久两个人就迷了路,还被当做入侵者捉了起来。

  两个人情绪低落的任由警卫领着他们,最终被关到了一间大大的屋子里。

  “这是博士的指令,你们乖乖的,不要再捣乱了。”

  两个男孩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博士——”

 

“有人在叫我吗?”

忽然有声音从空荡荡的屋子深处传来,吓得两个小鬼一个机灵。

相叶和二宫激动地捂住了嘴,看着一个白衣服的老爷爷走了出来。

天啊,我们竟然见到了博士,比传说还神秘的博士!

“你们两个胆子真大,我在无名星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生化人入侵母塔。”

“我们不是入侵,”二宫把相叶挡在身后,“我们只是好奇。”

“是的博士,对不起,我们只是想知道滴滴人是怎么破茧的……”反应过来的相叶也赶紧道歉。

 老人突然笑了起来,“滴滴人,你们竟然称呼自己为滴滴人么。”

 “都是这个笨蛋乱叫,”二宫怕老人会生气,他想起相叶跟他说这个星球上的人手腕总是滴滴的在响,干脆就叫滴滴人好了。

 博士显然是个温柔又耐心的人,他拍了拍两个冒失小鬼的头。

“既然如此,就由我来满足你们的好奇心吧。”

带着两个孩子走进房间中央,那里有一个大大的,精密又复杂的仪器。

老人坐在座位上,熟练地操作着键盘,一个投影屏幕顿时出现在房间中央。

屏幕上是一排排的银色球形仓,上面联络着晶管微微发亮,就像在向球舱里输入着什么液体。

“这是核,”老人看着两个惊得目瞪口呆的孩子,“是你们的最初形态。”

“球舱里的晶体球就是你们未来的大脑,在这里,会被输入进最基础的数据,比如服从。”

像是一条秩序井然的工厂流水线,球仓打开,晶体球落到传输带上,前往了下一个场所。

画面一转,一个个白色的茧状物出现在了屏幕上。

“这就是茧了,一个茧仓可以容纳两个晶体球,在这里,会培育出你们的身体。

二宫细心的发现,从远到近,茧的透明程度也不一样,有的是厚厚的白色,有的已经只剩下了一层浅浅的薄膜,甚至看到到里面几近成型的人体。

“没错,”似乎是看出了二宫的疑惑,老人解答到,“当茧膜完全消失时,也就是所谓的破茧,你们就由此诞生。”

屏幕中,茧膜消失后,一个个四五岁模样的孩童茫然的站在那里,由早已准备好的母塔工作人员带领他们去接受登记,佩戴指令手环。

“那么,你们是哪一年出生的呢?”老人和蔼的问。

“嗯……宇宙纪年1263年。”

老人敲着键盘,找到了那一年的破茧录像。

“来……让我看看你们在哪……”

“啊!”二宫惊讶不已。“相叶,你快看……”

相叶内心也很激动,他看到了透明茧膜中的自己睁开了眼,虽然这时茧膜还没有完全消失。

而他的对面,是一脸笑眯眯的二宫,正隔着茧膜对他眨眼睛。

“搞什么啊,原来我们是一个茧仓里的啊……一点都不记得了。”

相叶嫌弃的看着二宫,却被随手糊了一巴掌。

博士一边通过显示屏观察新生生化人的注册状况,一边安慰他们,“破茧二十四小时后你们才会有记忆,不记得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七八岁模样的男孩子们。

“生化人初成型多为五岁孩童的形态,你们出生已经四年多了,却还是七八岁孩子的形态,我猜……你们没少偷懒吧。”

听到这句话,相叶和二宫顿时羞愧的低下了头。

幼年形态的生化人不需要食物作为养分,只需要完成基础任务,就可以去领取生长养料,直到长成成人形态。也就是说,完成的任务越多,生长就越快。

“成为大人就要工作了,还要做那种复杂的任务,会受伤流血……”二宫小声的辩解。

“但是成长是很有趣的,”博士说,“你们两个是生化人中很聪慧的存在,如果能够成为足够优秀的大人,我可以允许你们在母塔工作。”

两个孩子的眼睛瞬间亮起来了。

在母塔工作简直是所有生化人的梦想,这里的工作环境不像外面那样艰苦,又有着高额的薪金……最重要的是,在母塔中感受生命的轮回,对生化人来说是极其神圣与荣幸的事情。

“好,好的博士,我们一定会加油长大,我们……”相叶激动地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博士让工作人员拿来了一个瓶子,里面是些深色的,小小的东西。

“这是我从地球带过来的花种,你们感兴趣的话,可以试着种一些。”

“花?”

无名星没有海洋湖泊,只有沙漠,这里也没有鲜花,只有枯草。

两个小生化人第一次听说了“地球”这个词。

心里忽然酸酸的,有种什么东西要涌出来的感觉。

 

 

“经过几代的更新,如今的生化人已经不像初代生化人那样简单地批量生产了。我赋予了他们情感,赋予了他们智慧,赋予了他们行动力……其实这不是什么必要的步骤,但是我太无聊了。

我活的太久了,久到有点想家了。

我让前几代生化人把无名星改造成地球的样子,让他们模仿地球人的行为,但是这里没有阳光,没有植被,无论再怎么模仿,也不过是畸形的仿造品而已。

今天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两个小生化人竟敢闯进戒备森严的母塔,还成功了,我很喜欢他们,给了他们鲜花的花种。

但是没有阳光和雨露,他们又怎么会成功呢。

胡乱给人希望,我真是个坏人。”

                                       ——《博士日记》

2.

“滴滴——”

“指令,指令,舰队已回归,打开舱门。”

“收到,舱门即将开启。”

二宫和也看着手腕上的指令,努力压制着心里的不安。

舱门打开,舰队秩序进入,他迫不及待的联结了远航舰的通讯,直到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才终于安心。

像是感觉到了注视着自己的视线,相叶雅纪看向摄像头,做了个鬼脸。

“这不正经的家伙……”

二宫愤愤关上可视器,不再理他。

 

两个人长大后,成功通过了母塔的考核,成为了这里的一员。

二宫想起当时相叶见到博士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这个大骗子!”,吓坏了不少对博士抱有崇拜之心的“滴滴”人。

不过是种子不能开花而已,虽然自己很快接受了事实,相叶却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记仇的笨蛋。

那之后,相叶加入了母塔的远征舰队,每次会跟着舰队去很远的星球寻找博士所需的物品或者维持星球运转的必要物资。二宫则凭借着出众的仪器操作能力成为了博士的助手,两个人忙起来的时候很久也见不到一面,但休假时,他们一定会待在一起,甚至在沙漠边搭了个小房子。

 

归航之后便是假期,二宫请了几天的假,打算和相叶回到家里一起休息一段时间。

“nino,这次我带回了超棒的东西哦。”相叶雅纪一脸神秘。

“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二宫头也没扭,貌似很不感兴趣的样子,但不住看向相叶包裹的目光却暴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二宫对地球很感兴趣,相叶曾经凭着远航的便利给他带回过很多小玩意儿,第一次是一本旅行杂志。

二宫随手翻开杂志,那不过是薄薄的一页纸,上面却分布了海洋,冰川,极光,还有数不清的星星。

明明只是一张照片,二宫却失了神。

相叶笨拙的从背后抱住他,轻声安慰。

“我们一定有机会去地球的,到时候我会带你看极光,看星星。”

 

无名星上是看不到星星的,这颗星球附近一片漆黑,只有它一个孤零零地挂在这里。

两个人还没成年的时候,有人说母塔检测到有颗爆炸的小行星产生了许多碎片,也许会成为流星群经过这里。当时相叶和二宫跑进沙漠里,苦苦守了一晚上,然而除了墨一样天空,什么都没有。

 

“我好像更好奇地球了。”二宫指着杂志失落的说。

相叶凑近一看,果然,那是一颗流星的照片,一颗拖着小尾巴的星星在镶着碎钻的深蓝色天空中很是显眼。

从那之后,相叶便越来越多的带回地球上的东西,游戏机,夏威夷衬衫,甚至是真空桶包装的汉堡肉套餐……

只要看见二宫满足的表情,他就觉得远航再艰辛也值得了。

 

 

相叶雅纪把二宫赶回屋子里睡觉,还再三要求不许偷看。

没办法,二宫只能在好奇心的煎熬下辗转反侧了一整夜。

第二天一早,他早早的打开房门,眼前的景象让他忍不住惊呼出声——

那是一整片鲜花的花田。

各种颜色,各种形状,随着沙漠中的风轻轻摇曳着娇嫩的花瓣。

无名星是没有鲜花的,相叶终于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拜托了城里的手工匠做了一些塑料和纸质的假花,插在门前。

 

不远处,相叶雅纪靠着栅栏,手里扶着铲子,睡得正香。

二宫轻轻走了过去,蹲下身,情不自禁的吻上了他的嘴角。

哪知道相叶只是装睡,被吻住的瞬间,他抱住二宫,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掺着花香的空气是甜的,这个吻也是甜甜的,

“你有没有觉得,心跳的特别快?”

“有,我每次看到你的时候心都会跳的特别快。”

“可是我们的心脏明明只是个摆设啊……”

“……”

当然,此时的两个人还不知道,他们体内的代码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正当两个人慢慢平复起呼吸,不知该如何面对对方时,房前突然多了两位访客。

“好香,昨晚睡觉的时候就闻到了,果然,原来这就是鲜花么……”

两位男性生化人正站在门前,高个子的是个白色人种的生化人,一头金色的头发。说话的那位个子更矮,也更温柔,是副亚洲面孔。

“打扰了,”高个子的生化人微微点头以表歉意,十分绅士,“我是Johnson,这是我的受令人,阿辞。”

即使两人很有礼貌,二宫还是很戒备,一巴拍醒了还在愣神的相叶雅纪。

“嗯……嗯?怎么了?”相叶猛然回过神。

二宫看见他满手的细小伤痕,便不再理会来客,回到屋子去找修复喷剂。

“你放心,我们没有恶意的……”阿辞体贴的笑了,“我只是好奇这股香气是哪里的,Johnson被我烦得受不了才陪我过来的。”

“嗯?”从屋里出来的二宫拉过相叶的手,一边上药一边问,“可你不是他的受令人么,怎么还能命令他陪你出门。”

“并不是命令,是心甘情愿的。”Johnson一脸无奈。

相叶雅纪听说了两个人是系统联结的关系后也被勾起了兴趣。

“我是自愿请求Johnson成为我的命令人的,”惠辞腼腆的一笑,“我喜欢他,喜欢到所有时间都想和他在一起。”

“喜欢?”相叶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

“你又在说奇怪的话了,”Johnson摇摇头,“阿辞看书多,总会说一些奇怪的话,你们不用在意。”

说完,就带着阿辞离开了。

被牵着手的阿辞回过头看着手还握在一起的相叶和二宫,笑的狡黠,“没关系,你们很快就会懂了。”

 

 

 

假期结束了,二宫回到了博士身边。

“新一轮的身体检查要开始了,记得做好数据统计。”博士叮嘱他。

“好的博士。”

身体检查是每个生化人必须进行的一项工作,数据由母塔统计,检查身体磨损程度,还有,更重要的……

“本次身体检查情绪值超过危险值的有三人。”

二宫向博士汇报道。

“我知道了,你直接带警卫领他们去重熔室吧。”

“是。”

“你呢?”博士突然发问。

“嗯?什么?”

“你的情绪值,超过标准线了吧。”

“……是的。”

在博士面前没得隐瞒,二宫垂下了眼。

“你要小心,如果超过危险值的话,就算你再优秀,也只能被重熔了。”

二宫听出了博士语气中的警示。

“我会小心的。”

 

 

二宫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熟悉的面孔。

“啊,是你啊,”阿辞还是笑的温柔,好像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样,“真可惜,这次不能说再见了。”

Johnson站在他身旁,面无表情。

“Johnson先生。”阿辞低着头一脸歉意,“之前任性的请你与我精神联结,却从来没有以支配者的名义命令过我,谢谢你的体贴与尊重。”

Johnson看着他,没有说话。

“是我太不小心了,一不小心忘掉了情绪值的存在……可是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压抑自己呢。”

阿辞正正地看向Johnson的眼睛,“我不后悔,喜欢你是我最幸福的事情了……谢谢你送我过来,。”

重熔室的高台下是冒着蒸腾热气的熔炉,生化人会在这里被熔掉身体,提取出晶体球后拿去格式化,继而接受新一轮的生产。

二宫看着阿辞默默走上高台,没什么犹豫地跳了下去。

正当他打算回去时,Johnson站了过来。

“他一直以为我是被迫与他精神联结的。”

“我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感情,他却爱的毫无保留,这对他不公平。”Johnson说,“请让我也接受重熔吧。”

二宫错愕的睁大了眼。

Johnson释然的一笑,“没关系,他跳下去的时候,我的情绪值应该也突破危险值了,不信你可以测一下……”

二宫久久的沉默了。

终于,他点了点头,让身后的警卫把Johnson领去了高台。

“谢谢。”

 

“呲呲”声从身后传来。

那是重熔炉熔解肉体的声音。

 

二宫想着阿辞的那句话,脑海中忽然闪过了相叶雅纪的脸。

脚步一顿,他想他知道什么叫做喜欢了。

 

 

 

“生化人有了情绪后,渐渐衍生出了设定以外的情感,这令我很头疼。

如果有一天,他们有了强烈的自我意识,我是否还能像当时一样自信地管理住他们呢。

随着生化人数量的增多,这种现象也越来越严重,甚至出现了反对指令的情况。

这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

出于无奈,我让生化人通过系统联结两两组队,成为命令人和受令人,受令人完全服从命令人的指令,双方通过核心系统联结后共享意识,共享情感,共享感官。这能减轻我一半的负担,虽然对受令人非常不公平。

系统联结可以通过两种方式实现,自愿联结和强制入侵。

 

此外,我给生化人增加了情绪值的测量。

经过研究发现,当情绪值超过一定程度时,他们的自我意识会越来越严重,反抗指令的可能性也会大大增加。

我把这个程度称为危险值,情绪值超过危险值的生化人,只能熔掉肉身提炼出晶体球,格式化后再重新塑造身体。

可惜目前我还不能进一步分析出使得情绪值具体升高的是哪种情绪。

嫉妒?爱慕?愤怒?

为什么生化人要做这种无聊的进化呢。

有待研究。”

                                                 ——《博士日记》

 

 

 

3.

再次与相叶见面时,二宫藏起了低落的情绪。

“你的检测结果怎么样?”他尽量平静的问。

“嗯……不太好,”相叶皱着眉,“情绪值莫名其妙的就逼近危险值了,可是我什么也没做啊……喂,你怎么了?”

二宫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如果情绪值会随着情感变化而变化……

“哎,笨蛋,”二宫问向相叶,“你愿意和我系统联结么?”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相叶依然是不正经的样子,“我是不介意啦,舰队里不少人都成了命令人,超帅的。”

是的了,二宫心里清楚,以相叶这样的性格,成为受令人会很难过的吧。

既然这样……

看着眼前对未来一无所知的相叶,又想到了不久前还呲呲作响的重熔室,二宫渐渐坚定起了计划。

 

 

相叶雅纪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陷入这种局面。

四肢僵硬动弹不得,他瘫在地上,难以置信的看着手里握着麻痹枪的的二宫。

“为……什么……”

“为了和你精神联结啊,”二宫笑眯眯的,“我知道你不想成为受令人,我也不想,那就没办法了,我又打不过你。”

“……”

相叶被药物麻痹的话都说不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宫走近,感受到他的手指穿进了自己的后颈,延伸,入侵到大脑里的晶体球。

这滋味并不好受,自己的信息被强制输送到另一个人的系统中,而更让他难过的是,这个人是他如此信任的二宫。

从此以后,他的一切都将由另一个人来支配。

而这对热爱自由与冒险的相叶来说,几乎是最沉重的打击。

随着数据的传输,相叶曾经温柔的看向二宫的眼神也渐渐褪去了温度。

 

花园里,曾经被相叶一朵一朵埋下的鲜花早已因为失去了阳光和雨露而枯萎,干硬的花瓣满是褶皱,飘落后被卷入风沙,永远的失去了色彩。

 

 

 

“这次远征……也不要去了吧。”

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相叶知道二宫只是在通知他而已。

自从联结以来,二宫便以命令人的身份为自己请了长假,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去过母塔了。

相叶彻底明白了精神联结的不可逆,只要二宫有所需求,随意一个指令,自己都必须服从。

他不知道现在的二宫怎么了,冷漠、自私,无比任性。

无视相叶脸上毫不掩饰的厌恶,二宫自顾自的说,“干脆退出远程舰队吧,这样我就永远省心了……你别那么看着我,信不信我直接让你给我笑一个,喂!”

二宫被气急的相叶一把压在身下掐住了脖子。

“你不知道我多爱舰队吗,你不知道我因为你已经错过好几次机会了吗,你竟然还要让我退出……”

看着几近失控的相叶,二宫连挣扎都用不上,脖子上的手就自动松开了。

相叶自暴自弃的坐了起来,看着不受自己控制的双手……又是这样,自己的每个动作,每个情绪,每个细胞都在被二宫控制着……

二宫躺在地上,还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喂,”他侧脸看向相叶,“你知道人类是怎么交配的么。”

相叶没理他,却别扭的转开了视线。

“你当然知道,那盘录像带还是你远征带回来的。”

二宫突然凑近了相叶的脸。

“我们也来试试吧,作为对你这段时间的补偿。”

一股隐秘的,陌生的快感突然从相叶的身体深处涌起,汇集在了下半身,他猛然抬头看向二宫。

“就算你再讨厌我也没办法了,”二宫装作可惜的说,“只要我想,你就不能拒绝。”

 

沙漠边缘的小木屋,难得的门窗紧闭。

相叶像是失控的猛兽,完全沉浸在快感中,下半身不停地挺动冲刺。

“都是你……自找的……”

相叶在心里告诉自己并非自愿,只是受了支配才接受了二宫的提议,自己的身体也不是自己在控制,都是二宫的意志……

而实际上,二宫虽然在下面艰难的承受着,心里却一片了然。

自己早就撤掉了精神支配,相叶此刻的所作所为,不过是遵从本心而已。

这下,真的没有什么遗憾了。

 

 

 

 

又是一轮身体检查,这次,二宫看着相叶的数据,心情复杂。

情绪值降回了安全值,这下他可以放心了。

但是,这种强烈的酸涩感是怎么回事

 

有什么可委屈的,二宫掐住自己的鼻子,赶走了掉眼泪的欲望。

看了一眼自己的数据……果然是意料之中的结果。

二宫没觉得害怕,但是有些惭愧,辜负了博士的期望。

希望那个人,一切都能好好的吧。

 

第二天,二宫和也从无名星上消失了。

有人说,二宫被销毁前在博士实验室待了好久才离开。

有人说,博士在实验室坐了一夜,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恢复了自由之身的相叶雅纪回到了远征舰队,但同行的伙伴发现他再也不像之前一样,积极地寻找当地集市购买与地球有关的东西了。

“你不喜欢地球了吗?”

同伴问他。

“喜欢啊,”相叶木木的,“但是最喜欢地球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返航路上,相叶透过舰船的玻璃窗看向窗外,离无名星越近,星星就越少。

“真寂寞啊,无名星。”

明明身在宇宙中,却连个朋友都没有。

 

 

 

4.

相叶很久不曾去过母塔了,他留在沙漠边的小木屋里,每天打理着那些塑料花。

这间屋子里有那么多的回忆,愉快的,不愉快的,相叶就靠着它们打发时光。

越回忆,就越后悔。

自己太蠢了,被无聊的自尊心蒙蔽了理智,如果对象是二宫的话,谁是命令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都怪自己太笨,没能察觉出二宫的反常,还恶劣的怀疑他,讨厌他。

这个人啊,小时候就爱骗自己耍着玩,都怪自己不长记性,这么大了还上当。

完了,一想到二宫,自己的胸口就闷闷的,鼻子也酸酸的。

“咚咚,咚咚……”

心跳声越来越明显,相叶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了真正的生命。

 

屋外的风铃响的厉害,一架远航器降落在了沙漠上。

相叶久违的见到了博士,上次见面时,二宫还作为助手站在博士身后,悄悄的对自己做鬼脸。

而现在博士身后空荡荡的,谁都不在了。

博士苍老了许多,尽管他还是那副温柔又笑眯眯的样子。

“我想让你帮我护送一样东西。”

博士直接说明了来意。

“诶?可是我已经不在远航舰队了……”

“滴滴——”

手腕上传来博士直接下达的指令,于是相叶便老实的闭上嘴不再多话。

“放心,没什么难度的。”

博士送来的是一个灰色的椭圆形金属仓,足以容纳一个人的大小,相叶打开它,正中间是一个淡金色的晶体球。

相叶很惊奇,“我还以为晶体球都是蓝色的……”

博士提醒他,“这趟航行会很久,你好好收拾一下要带的东西,别留下遗憾。”

“……”

相叶有些忐忑,这种去了就回不来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儿。

“那个,您要我去哪里……”

“目的地已经在远航器上设定好了,你上去就知道了,就当送你一个惊喜。”

 

 

第二天,相叶雅纪简单地收拾了些行李准备出发。

出门前,他看见了桌子上的那瓶花种,想了想,还是随手扔进了背包里。

熟练地驾驶起远航器,随着高度的增加,母塔变得越来越渺小。

相叶固定好要被运送的金属仓,认真的驾驶起来。

“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甩了甩头,相叶决定忽视这种感觉。

 

 

 

不知道驾驶了多久,无名星在身后的黑漆漆的天空中已经小的快消失了。

相叶设定好自动驾驶便开始打盹,以往的经历告诉他,这段时间总是最无聊的,既没有同伴,也没有浩瀚的星海,只有黑色,到处都是黑色,浓的化不开。

“砰,砰……”

金属仓里传来碰撞的声音。

相叶被惊醒,碰撞声愈发急促,催的他赶紧跑过去查看。

“嘶——”

随着金属仓被打开,冒出了浓浓的白色烟雾。

烟雾散尽,一个小男孩跑了出来。

“笨蛋!”

小男孩低声咒骂了一句,急匆匆的跑去了窗口,望向后方的无名星。

“诶,你……”看着什么都没穿的小男孩,相叶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件睡衣给他套上,却在看见男孩的脸时惊呆了。

“……nino?”

突然,爆炸声从身后传来,猛烈的冲击波使远航器剧烈颤动,相叶只好先帮男孩儿系好安全带,再回到驾驶位手动控制起航向。

“博士……。”

男孩的眼里满是悲伤。

透过窗口,相叶震惊的发现爆炸源竟然是身后的无名星。

和二宫一张面孔的男孩悲伤地看着身后炸裂成烟花的星球,泪流满面。

 

 

 

 

 

“这孩子终究还是没能躲过被销毁的命运。

我看着站在身前低着头的二宫,心情复杂。

“对不起博士,让您失望了。”

他向我道歉,但其实我并没有生气,只是有些舍不得。

在无名星这么久,好像只有这两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

我甚至把他们当做了我真正的孩子。

“你不后悔吗,只有你一个人接受重熔,也许你消失后他不仅不会悲伤,还会为摆脱了你而开心……”

“没什么可后悔的,”他耸了耸肩,“谁叫我是滴滴人呢。”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他们的命运,我才是罪魁祸首。

“反而我想问问博士,您在无名星这么久了,不后悔吗?”

“嗯……”我想起了来这里的初衷,“我为了守护我的家园创造出你们,并等着你们实现价值的那一天,我……”

“然后终于有一天您回到家园,就是带着一群武器去见她吗?”

我一时语塞。

“我见过地球的样子,在照片上,那是颗很美丽的蓝色星球,不像无名星,灰突突的。”

“地球上有许多好看的风景,美味的事物,有趣的游戏……我喜欢地球,可是一想到我只是个武器,就觉得对不起她。”

他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眼睛。

“这颗不存在的心脏在跳动,”他捂住了胸口,“在努力的模仿人类,但人类却不认同我们。”

“你是在责备我么?”

我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想说些什么。

“不,我是在心疼你。”

像是在做什么艰难的抉择,纠结过后,他递过了一份文件。

 

“由于生化人武器不可预知性过大,风险性过高,故不再作为军事武器进行研究与生产,停止目前已有全部研究。

星球上研究人员暂不返回地球,具体返航时间等待联盟通知。

联盟军事战备研究处”

 

我的手突然不受控制的抖动,我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

“这是……什么时候的通知……”

“三年前。”

好像突然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再次恢复意识时,我发现自己瘫坐在地上,二宫在一旁紧张的看着我。

“为什么文件没有直接传到我手里?”

“您生病了,当时的消息都是我为您接收的……”

“之后还有消息传来么?”

“……没有了。”

没有了,三年了都没什么通知,估计以后也不会再有了吧。

那么,我是被抛弃在这颗星球上了吗?

其实,这些年多少是有些预感的,只不过一直在自我安慰而已。

“您也清楚的吧,我们生来就对地球抱有莫名的执念,这都是源自您对地球的思念吧,毕竟,我们是您创造出的……”

是这样吗,我看着二宫的嘴一张一合,又好像什么都听不见。

 

“博士,您保重。”

二宫把警卫叫了进来,向我告别。

“不,等等……”

警卫带他离开,出门前,二宫回头看着我。

“再见了,爷爷。”

 

再怎么不舍,实验室里也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一直是一个人。”

                                               ——《博士日记》

 

 

 

没人知道博士的内心经历了什么才选择了结束这一切。

爆炸的无名星碎片带着火光散在宇宙中,终于为这片万年沉寂的宇宙带来了耀眼的色彩。

日记被炸裂成碎片,肆意飘荡。

仔细辨认尾端还燃着火焰的碎片,只剩下了简单地两个字。

“回家。”

 

 

 

5.

星海浩瀚,瑰丽又梦幻。

“休息一下吧,你已经看了很久了,这些景色一会儿还有很多呢。”

相叶抱住二宫,两个人脸贴着脸。

前几天还是儿童模样的二宫在生长仓里已经恢复成成人的样子了。

“我不困……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星星呢。”

何止是看见星星,他们这几天就一直在星海里穿梭。

 

“原来没有格式化的晶体球就是淡金色的啊……博士故意卖关子……”

两个人已经从无名星爆炸的震撼中缓过来了,再次提起博士,除了有些遗憾,更多地还是对这位老人的敬爱。

“这是常识好么……不过也不指望你这个上了远航器连目的地都不看就启动的人了……”

驾驶室内,一块小小的液晶屏上,正闪烁着大写的“EARTH”

 

“我们去看极光,去看冰川。”

“好。”

“我们在海边盖一座木屋,在周围种上博士的花种。”

“好。”

“我们还要……”

相叶靠在二宫身上,懒懒的畅想着未来。

二宫就静静地听他讲,直到困得眼睛都睁不开。

 

其实去哪里,做什么,都无所谓了。

只要你在身边就好。

你所在之处,就是我的星星,我的鲜花,我的海洋。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づ ̄ 3 ̄)づ

 

 

不想听我唠叨的gn看到end就好了,因为接下来我会很唠叨……

 

写到想吐血,我再也不搞这些胡编乱造的设定了。

自找的,都是自找的orz

构思脑洞期间看文对我的影响简直是决定性的

比如原来想写愉快的小车车,挥着小皮鞭带着小眼罩神马的,结果看了篇科幻文,直接离原脑洞十万八千里了……

其实自己也想试着挑战下其他类型,毕竟之前都是傻甜无脑要不是就耍贫嘴要不就是开小车……

总之,非常认真了这次

认真到厚脸皮求评论了(如果有人耐心看完了的话)

如果真的很烂,没关系,我可会自我安慰了

 

昨天晚上我妈撒酒疯,拿着我的小提纲满屋子边跑便函“博士日记,哈哈哈哈博士日记……”

羞耻到想自杀,甚至开始怀疑人生,直接关电脑睡觉。

结果就是今天磨蹭磨蹭磨蹭到开小车的时间都没有了。

 

不,想开车想的不要不要的。

看看今天开还是明天开吧⁄(⁄ ⁄•⁄ω⁄•⁄ ⁄)⁄


评论(22)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