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相二】侦探助理工作日记

日常向,剧情是什么我不知道


Day 1

今天找到了一份新工作,一名侦探的实习助理。

我按照招聘报纸上的电话打过去,那边是一个很年轻很好听的声音,估计是公司的接线员。

问了公司的地址,对方却说“好麻烦啊不要过来了”“什么时候用得上你我再给你打电话”之类莫名其妙的话。

诶?

这样也算找到工作了,不是遇到诈骗公司了吧?

 

Day 2

今天是无所事事的一天,公司并没有打电话来。

 

Day3

今天依然是毫无动静的一天。

 

Day4

我不会被人耍了吧。

 

Day5

今天终于接到电话了,在半夜两点半的时候。

……

所以这到底是一份什么工作?

报纸上当时只写了私人助理,薪金面谈,无需工作经验……现在我有点后悔了。

打电话叫醒我的还是当初那个好听的声音。

“XX公馆,我在二楼等你,快点过来。”

咬牙起了床换好衣服,随便套了一件休闲外套,结果出门的时候却纠结了一下。

怎么说也是和老板的第一次见面,还是穿的正式一点好吧。

换上西装和皮鞋,骑上我的小摩托,奔着公馆而去。

 

结果到了那里全是警车和戒严标识。

想起了电话中的吩咐,我想快点上到公馆二楼,却一次次的被警察拦住了。

“是我的人啦,让他进来……真是,磨磨蹭蹭的。”

走来了一个学生样的猫背青年,语气中满是不耐烦,声音倒是很熟悉。

他打量了我半天,短暂的错愕过后,我仿佛看见了他不安好心的笑容。

是错觉吧……

跟着青年进了公馆,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侦探样的老板。

“那个……”

“嗯?”

“我需要做点什么……”

“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好了,少说话多干活,我没让你说话的时候你就闭嘴。”

“……哦。”

怎么这么没礼貌,一定是家里大人惯坏了。

 

来到二楼,气氛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了。

“到了。”

我跟着他进了一间屋子,见到了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冲击性的景象。

一具血淋淋的尸体静静躺在房间中央,周围一圈穿着制服的专业人员很是忙碌。

浓厚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胃里一阵翻涌,我竟然没忍住跑出去吐了。

……

我西装革履就是来看这个的吗?!!

剩下的事我实在不想再回忆了,反正也不是很愉快。

不就是被一脸嫌弃的小鬼赶回家了么,我才不在意呢。

 

Day6

在床上躺了一天,迟迟不敢入睡,会做噩梦。

想辞职。

 

Day7

找到工作一周了,我终于认识了我的老板。

开玩笑的吧,为什么那个没礼貌的小鬼就是我的老板啊?!

侦探不是捏着小胡子穿着小西装的成熟社会人士么?

不是应该有装修精致神秘的事务所么?

为什么会是个穿着大T恤盘坐家打游戏的小宅男啊?!

 

“你电视剧看多了。”

是的了,人家是这么回答我的,连头都懒得回。

看着他递过来的名片和证件,我终于承认了这个事实。

二宫和也,小我两个月的同龄人。

是我的新老板了。

 

Day8

我以为有了那么糟糕的见面,我的小老板可能又会很久都不联系我了。

哪知道这么快就……

“来我家,快点……可能需要带点药……”

?!

怎么回事,带药?

想到了那天危险的工作环境,我立马到药店买了一大堆药品,止血的化瘀的,绷带胶带创可贴……结果呢。

“为什么你不说清楚你只是发烧?”

我的小老板“虚弱”的躺在床上玩手机,“我也没说我去和人打架斗殴了啊,不知道你又脑补了一堆什么玩意儿。”

……

还好,当时随手也抓了几盒退烧药,伺候人家把药吃了,又看着他在药物的作用下睡过去,世界终于安静了。

随便在二宫家里看了看,处处都充满了单身宅男的气息,胡乱堆着的衣物,沙发上的毛毯,垃圾桶旁的杯面……要不是茶几上零散堆着的文件,实在看不出来这小子哪点像个侦探。

……看不下去了,我控制不住给他打扫卫生的手了。

也不知道会不会加工资。

 

Day9

带了早饭,今天我主动去看望小老板了。

万幸,他还好好地活着,我的工资还活着。

这人把电脑手机游戏机全都堆在床上了,看样子要不是上厕所,大概是一步都不会离开这张床了。

在床上慢慢喝着粥,他看着我笑了起来。

怎么,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很普通的连帽衫和牛仔裤,没毛病啊。

“还记得你第一次去现场竟然穿西装扎领带,当时我就想这个人要是吐了就好玩了……结果你还真吐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

我没忍住一巴掌糊了过去。

“相比之下穿着人字拖去参观尸体的人才更奇怪吧!”

 

Day10

小老板的病差不多好了,为了防止他几顿外卖回到解放前,这两天我都在他家里做饭。

还好,生病的时候他还比较乖,省心了。

 

Day11

“你知道……其实比起工作,我需要的可能只是个生活上的助理。”

吃饭时,二宫突然提起了这个话题。

“……而且,找助理也不是我的本意,毕竟这意味着我的银子会因为乱七八糟的琐碎分出去一部分,这让我很不爽,不过J说我要是再这么糊里糊涂的过日子就把我卖到地下黑作坊无偿捐献身体器官,开玩笑,我哪里糊里糊涂过日子了……”

想起了前两天刚丢掉的外卖盒子杯面盒子啤酒瓶子,我昧着良心点了点头。

“所以,其实我赚钱很不容易的……那个,你明白我什么意思了么……”

明白了。

你的意思就是老子不想花钱养你个保姆识相就快点给我滚对吧。

“不明白。”

“……”

看着小老板瞪我的眼神儿,心里爽的飞起。

“老板,您还一分钱都没给过我呢,实习生待遇都比我强哦,没拿到钱之前,我是不会离开您的。”

 

Day12

这家伙非常小气了,今天竟然不给我开门。

 

Day13

气消了,今天放我进家门了,桌子上的照片让我一下子想起了他的本职。

这人怎么做到看着血腥照片下酒的。

穿着红色连衣裙的无头女尸摆了一桌子,我捂住了眼睛,只敢小心的透过指缝瞄几眼。

“那个,不管这姑娘是谁,咱们先把她收起来好吧……”

“谁跟你说这是一个姑娘的,很明显这是三个人啊,凶手在找特定的目标下手。”

“三……三个?!”

忍住恶心感,我用指尖划拉着照片。

“诶,明明衣服看上去都差不多嘛……”

“辣鸡直男。”

……喂!

 

Day14

“不不不不我不想去和你跑案子,您去探险回来我给您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跪在门口迎接您归来再三呼万岁成不……”

“不成。”

所以,我今天陪老板去看现场了。

万幸,都是清理过的,还没照片刺激。

 

Day15

奇怪,今天一天都没有二宫的消息。

家里没有人,电话也打不通。

有点担心,不过这家伙应该能应付的了吧。

 

Day16

今天去二宫家里看见了一个叫松本润的男人,气场好强啊。

他大概就是二宫一直叫“J”的那个男人。

 

“找不到他了啊……肯定又是去哪自己调查了,没关系,经常会这样……看来你还不够让他信任啊,宁愿一个人去也不带着你。”

虽然是事实吧,但是听着竟然莫名失落起来了,奇怪。

 

Day17

一个理发店工作的变性理发师,受了客人的嘲讽,心理状态越来越不稳定,最后偏激的寻找和顾客一样穿红裙子的人,把她们的头带走,尽职的履行一名理发师的义务……

怎么听都像是恐怖小说的情节。

 

二宫已经回家了,一脸淡定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好像帮人破案的不是他。

不过那翘到天的鼻孔和时不时瞥过来的眼神分明就在说“夸我啊,快夸我啊……”

“太棒了!老板您一定又有进账了,我的工资不要忘了呦,么么哒。”

看着瞬间被击沉的二宫,被抛弃在家的我终于稍稍解了气。

 

“你的wink太糟糕了混蛋!”

 

Day18

这家伙宅得丧心病狂,我决定拖他出去逛一逛。

“不要……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弱小的我承受不住这一切……”

“好吧好吧我向你承认,其实我是修行了千年的老妖精,见到太阳会死的啊啊啊我不要出门……”

显然,他嗓门大,但我力气大。

“天天家里捂得都要发毛了,走我带你出去杀杀菌。”

 

市中心的商场无论周几,总是那么多人。

“逛街,两个大老爷们出来逛街,亏你想得出来,无聊的直男。”

说实话,我只是想借这个机会多了解一下小老板而已,所以在哪都无所谓。

“逛街……无外乎买衣服,吃饭,都要花钱……”

“花吧花吧没关系你有钱。”

“年轻人,我跟你讲,你这个消费观是十分危险的,我……”

 

“抓小偷——”

 

身后突然传来了呼救声,猛然回过头,只看见一个带着墨镜口罩的夹克男正在和一个女生争抢者什么。

旁边一个穿西服的男人过来帮忙,只可惜最后还是让夹克男跑掉了。

见义勇为的人不少,有人去追夹克男,有人报警,还有不少安慰正在哭泣的小姑娘。

二宫扯着我走了过去。

诶?这家伙也爱凑热闹的么?

奇怪的是,他拦住了谁都没在关注,想要悄悄离去的西装男。

“先生,能麻烦您给我们一下联系方式么,我是报社的,刚才看了您见义勇为的举动很受感动。”

西装男很明显不耐烦的想离开,受二宫的话影响,我也开始觉得西装男可疑起来,于是默默站在了他后面,堵住了他的去路。

“我赶时间,你们知道耽误我一分钟会造成多大的损失么?”

“当然知道,”二宫狠狠撞了过去,技巧性的掏出了男人西装外套里的钱包,正是刚刚被偷走的那个。

发现事情败露,男人想跑,然而越来越多的路人反应了过来,自发的堵住了他。

最后当然是解决的很圆满。

 

最后的最后,我的老板送还了钱包,又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条手帕,轻轻帮人家擦了眼泪……在小姑娘含情脉脉的注视下潇洒离去。

……

说好的宅男设定呢,这么会撩是怎么回事儿。

 

Day19

洗衣,做饭,投喂老板。

 

Day20

松本润再一次出现了。

早上我来到二宫家里时,是他开的门。

“今天用不着你了,先回去吧。”

穿着睡衣的松本润并没有系扣子,大大咧咧的露出了性感的腹肌。

“那个……二宫先生呢……”

“他还在睡觉,昨晚玩累了。”

 

哦。

哦。

哦。

我,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Day21

今天倒是只有二宫一个人在家。

怎么说呢……经过昨天简短的谈话,我总觉得不能抱着平常心去看待我的老板了。

仔细看的话,虽然这人在家总是胡乱穿衣服,头发也乱糟糟的,带着黑框眼镜一副萎靡的样子……但是,不得不承认他长得很好看。

是那种没有冲击性的,越看越舒服的,好看。

盯着他的脸好像会上瘾,会看很久……

“……喂!”

“嗯?什么?”

“你已经看了我很久了,什么时候去做饭,我饿了。”

“哦哦……”

 

吃饭的时候,二宫一低头,我发现了他脖子后面的小红斑,嗯……很暧昧的那种。

唔……我的老板大概真的是……

 

“J啊,就喜欢吃那种又贵又不实惠的东西,还是这个好吃。”

他指了指我做的生姜烧肉。

“啊……谢谢……”

“昨天还发疯非要带我去什么海边party,虽然比基尼美女很多,但蚊子也不少啊,好痒……”

边说着他边挠了挠刚才非常吸引我视线的小红包。

“蚊子?”

不是,这人不是号称出门会死星人么,怎么松本润一叫就跟着去沙滩party了。

“结果这个不靠谱的还喝多了,大晚上喝的烂醉还说不要不要回家什么的,只能把他带到我这来,半夜不能睡觉还要给他洗澡换衣服,累死……”

“松本先生……你们很熟么?”

“他是我表弟啊,我们一块儿玩大的,怎么了?”

“……没事。”

是的,没事了。

“等等,你一副吃了便便的表情给谁看?”

 

Day22

不管我老板性格再怎么差劲,生意还是很棒的。

今天也有很多客人上门。

除了给钱多的,老板都让他们回去了。

没错,我就是那个尴尬还不忘保持礼貌的人。

 

Day23

我好像变成了一个远程操控的机器人。

“对,就这个广场,看见喂鸽子那了吗?”

“看到了。”

“你就在那守着吧,猫会出现的。”

“那个……我要等多久?”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去问猫吧。”

“……哦。”

 

怪只怪丢的是土豪的猫。

 

Day24

今天也安定的当着机器人。

“浴室洗衣篮里有吗?”

“没有。”

“那厨房茶水间有吗?”

“没有。”

“emmmm,你再去玄关的鞋柜上看看。”

“没有”

“没有?!”

“真的没有,鞋柜上光溜溜的,旁边只摆了一个衣架和一个伞筐。”

“伞筐?你去扒拉扒拉……”

“啊……有了!!”

“就是嘛……昨天那么大雨,回家的人都躲不过这几个地方,回来吧,记得把钱数清楚一块都别少哦。”

 

Day25

我希望我的工作繁琐无聊一点也无所谓,千万别再出现限制级镜头了。

然而事与愿违。

“有个钓鱼人被发现浮尸江岸,虽然可能是自己跌落江里的,也不排除他杀的可能。”

通过视频,经常和二宫打交道的警官一脸严肃,二宫也一副假正经的样子安静的听。

警官倒是很帅,一脸精英样。

 

“小翔,这不像你们的风格啊,这种事情有找我的必要吗?”

二宫在电脑上查看着刚发过来的文件,看似无意的问。

“……是啊,瞒不过你,溺死的这位,背景很深了。”

其实资料上已经显示的很清楚了。

看到那个名字,我也忍不住后背发凉。

 

Day26

这两天二宫终于没法宅下去了,忙于四处奔波找线索。

只不过这次我主动提了出来。

“带着我一起吧,我不会给你添乱的。”

 

于是我度过了异常劳累的一天。

 

Day 27

忙于上山下河,累死了,写不动了。

 

Day28

今天依旧四处跑,明着跑,偷着跑。

我的老板很厉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还有,我发现我们被跟踪了。

 

Day29

我把被跟踪的事和二宫说了。

看得出来他很意外。

“原来你脑子会转啊……我还以为它是静止的呢。”

“……”

什么时候了这人还开玩笑。

不过不得不承认,短短几天磨合下来,我们默契了不少,信任感也大大加强了。

这几天不是白忙活的,随着挖掘到的线索越来越多,案件的真相开始像一块逐渐被拼凑出的拼图,开始显现出原本的样子。

明天,还有一个关键人物,希望我们能顺利找到他。

 

Day30

我已经快不记得我们是怎么从江边垂钓区找到城乡结合部的了。

这地方真真算的上是鱼龙混杂。

乱七八糟的小巷子,不知道来自哪座城市的异乡人,穿着暴露的女人直白的在街上揽客,墙角随处聚集着吸着可疑粉末的少年人。

罪恶好像异常的喜欢滋生在这种场所。

“这里人口流动性大,管理起来也很困难,如果我是他,这里一定是我的首选之处。”

“万一他偏偏不走寻常路,找个舒服地方待着了呢?”

“放心。”

二宫掏出之前收集到的食品垃圾袋,那是从受害人的钓鱼箱里找到的。

“你看上面的牌子……”

抬起头,正对着我们的那条巷子口有一家食品店,也是这个店名。

“听着,一会儿我们要分工行动了,这个人戒备心相当大,说不定你随便跟他说句话都会捅你两刀,要小心……毕竟你只是帮人家干活的,没义务当美国队长。”

“那你呢?”

“我?我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可是专业人士,靠这个吃饭的好么……”

 

十五分钟后,我从“暴徒”的刀口下解救出了专业人士。

不开玩笑的说,我看见那家伙被堵在死胡同里被人拿着刀往脖子上压的时候,心脏几乎被吓到骤停。

这人的小身板在将近一米九的大汉旁边一站,腰都没人家大腿粗。

“呼……早知道就不说他鞋子漏了个洞了……”

“……”

没死于话多算救驾及时。

 

“把人捆好,报警……”

二宫靠在脏兮兮的墙壁上,边喘着粗气边交代。

“看不出来你还挺会打架的哈。”

坐在地上的二宫挑眼看我,头发也比往常乱一些,还难得出了些汗,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意外的有点可爱。

“嗯……小时候身体不好,练过一些全当强身健体了。”

“不错,在家当保姆,出门当保镖,这个助理很划算了。”

才刚刀口逃生就开始打起小算盘,这人没救了。

“我要是甩手不干了呢,别忘了,我来这么久你还一分钱没给过我呢。”

什么东西扔了过来,我下意识接住,亮晶晶的,大概是二宫家的钥匙。

“今天你来了也有一个月了吧,实习期考核的不错,恭喜你正式成为我的助理……薪金你定。”

远处传来了警笛声,我看着这人笑眯眯的眉眼,第一次觉得,这份工作好像也不错。

 

TBC

 这种格式好像不好表现拔哥的性格

尽量在后面多体现一些吧

评论(17)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