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末子】求助帖也不一定在认真求助

1.

【求助:大客户是小时候总被我欺负的邻居家小孩,而且现在可能已经被认出来了,怎么破?】

我是一个小网络公司的职员,经理让我去伺候一位大客户,按理说我一个搞技术的不应该做接待的活,但我们公司真的特别小,员工也少,一个当好几个使,所以我就去给客户端茶倒水了。

看到客户的一瞬间我就有点眼熟,怎么说呢,浓眉大眼的。

是是是我知道长得浓眉大眼的人不少,但是这么标志性的浓眉大眼我从小到大也就遇见过那么一个。

奇怪的是我一进会客室他就一直在盯着我,这绝对不是错觉,因为我感觉到视线看过去的时候,他躲都没躲,就那么直愣愣的盯着我!

倒茶的时候我感觉他好像笑了一下,然后就对我们经理特别高冷的说了一句,“我要喝咖啡,不喝茶。”

经理马上对我使眼色,于是我又认命的端着壶出去泡咖啡,临出门就差那么一脚,客户又来了一句“我要喝现磨的。”

……

您是大爷您不懂民间疾苦,一台没用的洋玩意儿都够我们买半个电脑了,谁喝得起那种又苦又涩还贼拉贵的东西。

“……没有现磨的,我给您现冲一包成么?”

“现冲的?”

“就……速溶……”

“哦,那不成。”

“……”

最后的解决办法,是去了人家指名的咖啡店,买了人家指名的咖啡。

当然,跑腿的人还是我。

我跟你们讲,我看着他一口一口呡咖啡的样子简直恨得牙根痒痒,那是金子做的咖啡么,花的都是老子的钱,也不知道公司给不给报销。

最后,客户走了,我以为我也能松口气了,没想到经理又单独找我谈话。

“那啥……前几天加班挺忙的,最近给你放放假,休息休息吧。”

……

直觉告诉我没好事儿。

“刚才那个客户,你也见到了,人家小时候在这生活过一段时间,上学了就又回美国了,这次回来感想挺大,想放松放松回忆童年啥的,咱们公司就你一个本地人,这两天带人家好好玩玩,吃的住的往好了安排,有花钱的地方公司给你报销……”

 

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啊。

 

“……这可是大客户,要是因为接待不周得罪了人,你也不用再来了。”

 

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啊!

 

 

现在我在家,我的客户也在家。

在我家。

原因是他觉得睡酒店不卫生。

……是什么让您觉得我的小破狗窝比星级酒店还干净。

我现在已经能确定他就是我小时候的邻居了。

不过当时他长得像个小姑娘似的又白又嫩脸蛋子还肉嘟嘟的。

现在又高又壮实比我还高了半脑袋。

男孩子嘛都干过不少坏事儿大家都懂,我现在特别怕他把我认出来打我一顿。

打就打吧,消了气别让我丢了工作就好。

现在我假装在敲代码,不过他已经看了我很久了,我也不知道我还能装多久,要是我失去音讯了,大家记得帮

 

 

字还没打完,二宫和也手疾眼快按了发送,“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

松本润走到他身后,一脸玩味。

“什么东西那么神秘还不能让我看?”

“商业机密。”

“你们老板还挺信任你么,商业机密都能让你一个小员工知道。”

那是,他不信任我能让我招待您这尊佛爷么。

松本润刚洗过澡,穿着浴袍,宽松的衣领下是紧实性感的胸肌。

他把胳膊往电脑桌上一撑,慵懒又极具侵略性。

“别装了。”

“……”

“kazu哥哥,我回来了呦……”

 

 

2.

“你是新搬到这里的吗?”

“嗯嗯,我叫松本润。”

“什么?润子?,我叫二宫和也,以后你可以随时来找我玩。”

二宫说着,递过去了一块水果糖。

“谢谢二宫哥哥……”

 

“妈妈,隔壁搬来一个好可爱的妹妹啊。”

“什么妹妹,人家润是男孩子。”

“什么?!”

“去去去一边待着去别给我捣乱,眼睛不好使耳朵也不好使……”

 

“喂?小润啊,要不要来我家玩啊?”

“好啊好啊!”

 

“喂,小润,来我家玩怎么样啊?”

“我,我想想……”

“想什么啊,快来。”

“……哦。”

 

“润啊,来我家玩啊?”

“我,我不去了……”

“诶?你不来吗?那我就去你家找你好了。”

“!!”

 

梦里还有什么呢?

有松本润因为害羞而红扑扑的小脸蛋,有挂在长睫毛上的泪珠,有扭捏的小姿势,有带着哭腔的“不要了”。

他倒不是变态,就是觉得软软的小润很可爱,特别可爱。

 

“kazu哥哥,我回来了……”

 

 

“!”

从梦中惊醒,二宫和也从沙发上醒来的时候,发现松本润就坐在不远处,一杯冰水被他喝出了香槟的架势。

“你醒了?终于有人去给我买咖啡了。”

“……”

擦了擦口水,二宫翻过身决定继续睡下去。

“喂?经理吗?啊,是我……”

二宫和也一个飞扑抢走了电话,火速换好衣服冲出家门奔着咖啡厅而去。

半个小时后,他回来了,带着满头大汗和一杯昂贵的咖啡。

“呼……”

松本润闭着眼呡了一口,满脸都是有钱人的享受。

“这个,就这么好喝?”

“很香的,多喝几次就能品出来了,这味道很纯粹。”

“那干嘛还放双倍糖浆?”

“太苦了,喝不下去。”

“……”

有钱人,有钱人。

惹不起,惹不起。

 

 

看着松本润好像心情还不错的样子,二宫试探着问。

“所以你这次真的是回来做生意的吗?”

“不是啊,我是来报仇的。”

“哦……呵呵,也是哈……”

二宫下意识的往沙发角缩。

“你不用紧张,毕竟小时候大家都不懂事,你让我出气了,痛快了,大家还是好兄弟。”

“……您说了算。”

“所以,你数数吧,当年你做的那些混蛋事儿,让我挨个讨回来?”

二宫和也陷入了沉思。

当年的混蛋事……一件,两件,三件……

“怎么样,两只手掰着手指头算的过来么?”

“……”

算不过来。

二宫和也自知理亏,又觉得有点遗憾,当年那个软萌软萌的小宝贝儿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这么让人瘆得慌呢。

 

“大佬……您给我个痛快吧。”

“没问题,我最好说话了。”

松本润放下咖啡,从带回来的手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笔记本。

“让我看看,都有什么呢……给我一杯可乐但其实里面装的是醋,啧啧,这个我忍了,包括你把橡皮泥当巧克力给我吃的事我也忍了……还有这个,在我枕头底下私藏成人漫画结果被我妈发现狠狠地打了一顿屁股……这个虽然也是你的不对但说到底还是我不够细心……你那是什么眼神,不满意?”

“没有没有,我就是在想您不愧是做大生意的人,记仇都跟记账似的。”

“过奖了,要知道我可是天天睡觉都忘不了你带给我的那些心理阴影啊,记到本子上也就是更直观一些罢了。”

松本润边说边在本子上勾勾画画,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

“就这些吧,”他把本子扔了过来,“就这么点要求,不过分吧。”

二宫接住本子,看着做了标记的那几条,简直想抽死当年的自己。

“能不能……”二宫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不能。”松本润拒绝的干脆,“要么你同意,我明天就去和公司签合同,要不你拒绝,我还来得及买今天回美国的航班。”

 

 

3.

二十年前。

“nino,我不想跳脱衣舞……我不会……”

“不会可以学呀,很简单的。”

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儿满脸通红的解开了一边的带子,然而因为小小的溜肩,另一边的袋子也滑了下来,背带裤掉到地上,只剩下一件条纹T恤和白色的小内裤。

“nino,我不想脱了……”

“没事儿,不脱就不脱吧,晃晃屁股扭扭腰,要背对着我跳哦……”

 

 

二十年后。

“J……我不会跳脱衣舞。”

“不会跳就学啊。”

“……”

脱掉宽松的短裤,又脱掉肥肥大大的衬衫,只剩下一件花哨的胖次。

“我不想脱了……”

“不行。”

 

 

4.

二十年前。

“小润,哥哥今天不跟你胡闹,我要带你学习。”

二宫边说着便拿出了一本书。

“来,念吧。”

“诶?可是我好多字都还不认得。”

“没关系,这本书里的字你肯定都认识。”

五分钟后……

“嗯嗯,啊啊,不要,不要了,嗯啊……好舒服,啊啊啊好舒服要去啦……”

 

二十年后。

松本润给赤果果的二宫和也撇过去一本书。

念吧。

一看书皮封面,二宫和也脸就红了。

“咱们换一本行么……”

“换书不行,不过我可以考虑换个场地,走,咱们去卧室。”

说完,不顾某人挣扎,直接打横抱起。

 

5.

二十年前。

“小润,你真的是男孩子不是女孩子?”

厚脸皮的男孩不死心的问。

“嗯。”

松本润乖巧的点了点头。

“诶诶?二宫哥哥你别扒我裤子……”

“我跟你讲男孩子见面都会玩弹小丁丁的游戏以示友好。”

“不不,我不要被弹小丁丁!!不要,啊——”

哪有什么友好不友好,只不过是幼稚的男孩不满被骗,气不过想报复一下罢了。

 

然而。

二十年后。

一身光溜溜的二宫在床上团成一团瑟瑟发抖。

“为了见证我们的友情,我们来玩弹小丁丁的游戏吧。”

“我我我我……”

二宫死死地捂住小二宫。

“别怕,为了公平,你也可以弹我的。”

松本润翻身上床,膝行逼近,随手脱掉了睡袍。

二宫看着内裤包裹下鼓囊囊的一大块,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绝对不止弹“小”丁丁那么简单。

轻松地压住二宫,松本润咬着身下人已经红透的耳朵。

“算了,kazu哥哥,我们都是大人了,要不就干些大人做的事吧。”

干,大人,做,的事。

拉灯。

不对,这还是大白天。

那拉窗帘。

 

6.

嗯嗯嗯嗯。

啊啊啊啊。

嘤嘤嘤嘤。

简单粗暴。

 

完事儿之后的松本润一脸满足的躺在二宫旁边,手指情不自禁地玩弄着人家的头发。

二宫和也像是去了半条命。

“所以你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找我干一炮?”

“不,我是来找你谈恋爱的。”

“……哈?”

 

 

7.

“二十年了,我很想你。”

“不不不不敢不敢……不过当时你们离开的也太突然了,一点征兆都没有……”搞得我还很是愧疚了一阵子。

“那个时候家里出了点事情,虽然不是很愉快不过好在已经过去了,”松本润亲了亲二宫的额角,“不要想过去那些有的没的了,来,我们畅想畅想未来吧。”

“我是多粗的神经才能跟前一刻还逼我上床的人畅想未来?”

 

松本润不着急不着忙的打断他。

“你喜欢女人?”

“……不喜欢。”

“你有男朋友了?”

“……没有。”

“跟我上床舒服么?”

“……。”

好吧,好像也不赖。

 

 

8.

某网站的某个求助帖。

赤贝荞麦面:“lz你倒是把话说完啊,这样很吊人胃口啊。”

炸鸡队长拯救世界:“报警么,我们要报警吗?lz你还好吗,看到请回话。”

番茄树上番茄果:“求后续啊,lz你还活着吗我要看后续!”

_錑桷dē涙痣:话说我们单位的前辈请假好几天了,也是招待完客户就不见了。

欧洲贵族非酋芯:lz我和你商量个事儿,咱俩的帖子名字有点撞,你要是没后话了删帖让给我行不行啊?

深海渔夫:“fufufufufu……”

 

 

帖子沉了。

沉了就沉了呗。

 

 

【END】


润润!天使!

最温柔的小天使!

生日快乐!


评论(10)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