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相二】If You Wanna(下)

还有人记得上篇么反正我是不太记得了……


1.

上回说到,二宫将会传授于他的取款机……授于他的学生与omega和谐共处的生存之道。

然而,相叶雅纪就像每一个偏科的学生那样,只要看见来补习的老师,就脑袋疼肚子疼老想跑厕所。

 

刚开始的时候,二宫还本着循序渐进的原则,教了他一些又好看又含蓄的社交技巧。

比如变魔术。

“看,只要这样……快速把这张牌插进去……最后再……”

一副简单的扑克牌在二宫手里简直有了生命一般,顺从地被灵巧的手指支配着。

相叶雅纪学的认真。

“去吧,”二宫把相叶推向了吧台,“先去随便找个人练练手。”

做了简单的伪装,相叶雅纪紧张地走向了人群

“那,那个……小姐,姐……我可以给变个魔术么……”

努力回忆着二宫教给自己的套路,相叶磕磕巴巴的:

“据说,优,优秀的魔术师能赋予纸牌以灵魂……”

死死的盯着手里的牌,相叶就是不敢看向对面的女士。

“……接下来,只要我把所有牌摊开……蹡蹡……你选的是这张牌对吧!”

“不对。”

“诶?那是这张?”

“也不对。”

“等等,等……这张,你看一眼是这张不……小姐你别走……”

 

相叶沮丧地回到了二宫身边,二宫和也颇为惊奇的数了一遍纸牌。

“五十三张……嘛……相叶先生不要气馁,虽然没赋予纸牌灵魂,但你有让纸牌诈尸的能力啊……”

 

 

第二天,二宫决定让相叶直接去搭讪。

把自己平时抽的烟撕开,抽出一点烟丝用纸巾包成小团,二宫让相叶把纸团塞进鼻子里。

“还闻得到信息素味儿吗?”

微呛的烟草味传来,相叶雅纪摇了摇头。

“很好,现在你也不知道哪些人是omega了,你就随便挑个长得顺眼的去搭话,到时候声音压着点,眼睛眯着点,话题带点禁忌色彩,最后把你的信息素往外一放,接下来该干什么……你懂了吧。”

“我懂了……吧。”

“很好,”二宫和也伸出手,做出了“请”的动作。

“那么,去吧。”

相叶雅纪绷着身子同手同脚的去了。

二宫悄悄地跟在了一边,暗中观察。

 

“咳咳……这位先生。”

相叶雅纪挑了半天,终于挑了一位“顺眼”的。

二宫在一旁远观,此人,虎背熊腰,一身煞气。

相叶雅纪靠近了他的耳朵,压低了声音:

“你知道郊区那座教堂么,荒废了十几年的那个……”

那兄弟顿时虎躯一震。

“据说当时那场大火扑了三天都没灭,那是牧师惨死的冤魂在作祟,还有……啊!你怎么打人啊!”

壮汉一撸袖子,露出花臂,恶狠狠的啐了一口:

“他奶奶的,老子是上这来找快活的,不是听你讲鬼故事的,滚!”

 

相叶雅纪捂着脸,很委屈。

我声音不够低么?

我话题不够禁忌么?

 

远处的二宫和也深深地吸了一口金钱味道的空气,压制住了内心的躁动。

“不能打人……不行不行打钞票也不行……”

 

 

2.

就这样,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但疗效甚微。

二宫和也急了,直接作了按头党,趁相叶不注意把他推到了omega小伙子身上。

二宫恶狠狠的:

“亲啊……你给我亲啊……”

相叶痛苦的摇了摇头:

“松手……我下不去嘴……”

最后相叶雅纪吐了一路。

 

相叶觉得自己要虚脱了。

“能不能把我带你家去歇会儿。”

每天两个人都拿这间小酒吧当训练场,但今天的空气似乎格外让人难以忍受。

“不能,你有胳膊有腿的回你自己家去。”

“呼……我现在太难受了,那你送我回去……我给你钱。”

“呀您太见外了,走走走咱们回家……想上被窝里躺着还是浴缸里泡着,晚上喝粥还是吃面条啊没关系我都会做……”

“……”

 

 

相叶雅纪的家,很洋气,很艺人。

相叶雅纪的床,特别大,特别软,特别舒服。

“疼!你轻点!”

二宫和也推开了相叶,自己对着小镜子往额头上涂起了药水。

“嘶……”

“对不起,真的非常抱歉……”

相叶跪坐在床上,垂着头,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二宫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你道什么歉?又不是你打的,算我自己倒霉……”

 

不是,做艺人这么可怕的么。

二宫和也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从小酒吧里出来的时候比往常早很多,相叶的经纪人和保姆车还没到,两个人就沿路溜达着,忽然二宫发现他们被人跟踪了。

对方可能是很早以前就注意到相叶了,却今天晚上才暴露了出来。

一开始,相叶还以为是哪家的记者,直到那个人跟的越来越近,两人才察觉出了危险。

“omega,我喜欢了你那么久你身边竟然带着一个omega……”

二宫和也一愣,自己信息素的味道比较特殊,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有人认出他真正的性别,原来迷妹的观察力都那么敏感的么……

精心制作的礼物被当成了凶器,二宫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了,一瞬间冲过去帮相叶挡住了砸向他的玻璃瓶,结果头上一阵剧痛,额角传来了又热又痒的感觉。

看到有人见血,那女人也不敢再多做停留,迅速逃开了。

医院自然是去不得的,要是被人发现相叶雅纪大晚上送人去医院,还是受了伤的omega,不知道会被外界传成什么样。

于是,就出现了刚刚那一幕。

 

二宫熟练地处理好了伤口,其实那只是个小口子,这种事情他经历的多了,然而这次……

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二宫想到自己被相叶抱上车,到家后又被抱回床上,那个人的身体意外的结实而充满力量,身上还带着侵略性信息素的味道……

果然是要到匹配期了啊,顺带着发情期也要一块来了。

“那个……”

两个人同时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我去煮饭……你是想喝粥还是吃面条,我都会做……”

相叶雅纪抢过话语权,逃一般的离开了。

 

 

3.

二宫和也这几天过得很是舒坦,吃好的喝好的,睡觉有人暖床,洗澡有人放水。

“我说……你们艺人不是应该很忙的么,你怎么天天在家待着,是不是要过气了。”

二宫和也玩着手机,心不在焉的问道。

“啊呸,要不是匹配期要到了,我天天能赚钱赚到手抽筋。”

相叶边说边坐到了沙发上,随手抽了一本杂志出来,又在看见封面的某著名走色气路线的omega模特时惊悚的甩了甩手。

“喂,有个问题我想问你很久了。”

“嗯?什么?”

二宫颇有兴致的凑了过来。

“你们平时拍个电影什么的,总会有什么亲亲摸摸搂搂抱抱的镜头吧,那时候你怎么办?”

“简单啊,用替身不就好了。”

相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诶,替身么?!”二宫和也表情浮夸,“你身为爱豆的敬业与操守呢?”

“笨蛋!我当然是敬业的,让对方用替身不就得了……我跟你说这招避绯闻特别管用……”

二宫低着头不说话了。

相叶怕毁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赶紧扑过去解释。

然后二宫和也瞬间举起手,一瓶仿omega信息素的香水直冲着相叶面门袭来。

 

“啊——”

 

看着飞奔向浴室的相叶,二宫撇了撇嘴,扔掉了香水。

“笨蛋学生,这么久一点长进都没有。”

 

 

相叶洗去了一身刺鼻的信息素味儿,气呼呼的朝二宫走去,本想给他点教训,却突然顿住了脚步。

二宫和也悠闲地躺在床上,手里不知道在玩着什么,相叶过于宽大的睡衣被他穿的很松散,一双白嫩白嫩的腿随意的搭在一起,晃来晃去。

……

这个人怎么一点身为omega的自觉都没有,矜持呢,避嫌呢?!

 

感受到了相叶的注视,二宫懒懒地坐了起来,低头瞅了瞅自己。

“哎,你说……如果和你亲亲摸摸搂搂抱抱的人是我,怎么样?”

二宫也刚洗完澡,淡淡的烟草味让人忍不住回味。

相叶雅纪的眼神变暗了。

“好啊。”

烟草啊,是会让人上瘾的。

床上床下,屋里屋外,两个人就那么对视着,一句话不说,却什么都看得懂。

可惜,你情我愿,却还隔着系统这道坎儿。

 

终于,二宫叹了口气。

“算了,盖被聊天也挺好的,”他伸出手,露出了玩了半天的那个东西——是相叶雅纪摆在床头柜上的旧棒球。

“给我讲讲这个呗。”

“这有什么可讲的,”相叶雅纪接过棒球随手一抛又灵活地接住。“就是个不良少年,勒索未遂还倒赔了东西……我看着喜欢,就留下了……喂我还没说完呢你怎么睡了……”

“不想聊了,困了。”

“你这个人,真是……”

 

夜半,二宫和也又做了那个梦。

梦里的自己不过十四五岁,却早早的告别了学校,整天跟着一伙不良混日子。

“喂,那边那个。”

他叫住了那个一看就很有钱的小子。

“兄弟最近手头没钱啊,帮个忙怎么样……”

那个少年抬起了头,好看的像个小姑娘,眼睛水汪汪的,黑的清澈。

“可是我只带了今天的饭钱啊。”

声音也柔柔的,特别好听。

“……那就把你的饭钱交出好了。”

自己当时不想过多纠缠,直接上手去抢他的书包。

“你是还没吃饭么?”

二宫一愣,下意识的回答了他:

“……还,还没。”

“那我请你吃拉面好了,我知道车站附近有一家特别好吃的……”

 

自己一定是中了邪了吧。

不然本来是抢了钱就走的,怎么又留下来安安静静的吃了了一碗拉面呢?

还傻里傻气的把心爱的棒球留给了他当饭钱。

 

梦里温柔干净的那张脸微笑地看着自己,却渐渐和另一个人的身影重合了。

他长大了,变得帅气而有棱角。

他对自己说——

“好啊。”

 

 

4.

相叶雅纪匹配期那天,二宫和也礼貌的告别了。

“真的一点点匹配到你的可能性也没有吗?”

二宫摇摇头:

“我的匹配期在明天。”

 

二宫离开了。

相叶看着他的背影,舍不得转开视线。

虽然不舍,却不能挽留……真差劲啊……

那个人,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信息素的味道却又那么强势,好像时时刻刻都在保护自己似的。

都说信息素反映了一个人的性格,那这个人又经历过什么呢。

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了吧。

 

 

回到了自己的家,二宫和也看着空旷的屋子,慢慢动手收拾了起来。

先是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明天匹配信息传来后系统会发来对方的联络方式,自己直接跟着对方走就好……再找房东退掉房子,顺便蹭了一顿晚饭……再然后,安安静静地等着就好了。

反正系统匹配的就是最合适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人类那些多余的情感啊,也是时候该退化掉了。

二宫和也本来以为自己今晚会紧张的睡不着觉,意外的,身体乏累的很,他睡得非常安稳。

 

第二天一早,他睁开眼的时候,手腕的终端上已经传来了信息。

“……”

怎么会?

“对方终端故障,信息显示异常。”

二宫难得的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看不到信息,自己就无法联系对方,房子退掉是小事,关键是“体贴”的系统为了促进双方感情,往往让匹配日和发情期挨得很近,这个就很麻烦了。

不停的刷新,二宫只希望对方能快点恢复联络,而直到太阳下山,直到诡异的感觉不停从身体里面漫延出来,却还是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复……

 

意识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二宫已经想不起来了。

不过意识恢复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张熟悉的床,特别大,特别软,特别舒服的那张。

身体传来放纵过的酸痛,二宫还来不及多想,就被一只手揽到了身后。

 

“早安。”

低沉的声音从耳后传来,带着掩饰不住的愉悦。

板着脸,二宫扯开了那只揽在腰间的手,沉默的看向了对方。

“别别别生气……”相叶雅纪慌乱的开始解释,“我跟你说我当时进屋子的时候满屋子都是烟味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煤气自杀……是你同意了我标记你的,你不能反悔。”

“……”

“真的我录音了不信你听……”

二宫一巴掌糊了过去。

“你不是说你匹配期在我前一天吗!”

“你觉得一个天天被经纪人管日程的人记错日子很离谱吗?!”

“那终端……”

“终端是我在朋友婚礼上喝多了不小心摔坏的,等我修好就一直联系不到匹配人了……你知道我昨天花了多久才找到你么?!”

 “……”

的确,自己住的隐蔽,估计相叶找来的时候,自己早就被发情期磨得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看见二宫好像不那么生气了,相叶直接得寸进尺,重新把人扑倒。

“好沉……你起来……”

“嘘……乖,咱俩该干的都干完了还有啥不好意思的……”

“……”

“嗯,”相叶在二宫颈边狠狠地吸了口气,“还是这个味儿好闻……”

伸手揽住相叶的背,二宫不再矫作,直接不客气地咬住了相叶的嘴唇。

“那你要小心了,信不信我把你熏到肺癌……喂,你等下……”

相叶雅纪,直接用行动让身下的人再也说不出破坏气氛的话。

 

你啊,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如果真是那样。

大概在我遇见你的那天就已经没救了吧。


【END】


外面的世界太精彩

本懒癌晚期拖延症重度患者又回来了

⁄(⁄ ⁄•⁄ω⁄•⁄ ⁄)⁄

谢谢你们不嫌弃我

评论(21)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