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小日子】(sk、利达生贺)

1.
休息室里,气氛有些压抑。
压力的源头,来自房间的两端。
二宫窝在椅子上看着新接来的剧本,提不起兴趣的游戏机被远远撇在一旁。
大野躺在沙发上用手机看着天气预报,看完直接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是的,谁能想到,平时最黏糊的两个人竟然会冷战,而且还很严重。
其他三个人各种莫名其妙,想打破僵局,却又不知怎么办才好。
没办法,谁叫他们关系一直太好,以至于谁都不太擅长解决矛盾。


2.
虽然知道最好让他们自行解决,但其他三人还是很自觉地承担起了门把的责任。这天的工作结束后,三人自动分成两拨,分别扯着大野和二宫出去喝酒了。
烤肉店里,樱井翔一边烤肉,一遍观察着大野智的神色,发现他虽然看上去跟往常差不多,但时不时眯起的的眼睛和撅起的嘴却暴露了内心的烦躁。
“ohno桑,最近没怎么去钓鱼啊。”
“嗯。”点了点头,仰头喝酒。
......
“现在工作很多吗,感觉你很累的样子。”
“还好吧。”接着喝酒。
......
“你跟nino......你们最近很不正常啊......”
“咳咳、咳......”低下头猛咳嗽。
“喂喂,又不是老爷爷,至于喝个酒都要呛成这样吗......”樱井翔笑着把纸巾递过去,却发现对面的大野智抬起头,眼角都红了,语气也变得凶狠起来:
“nino啊......世界上最可恶的人就是他了!”
没过多久,一喝酒泪点就变低的某人一头扎进了弟弟的怀抱。
“喂喂喂你可是有家室的人拜托注意点影响啊......”



3.
另一边,一家装修的颇为时尚的酒吧内,三个简单变装的人占据了小小一角。
二宫和也坐在小沙发上,看着对面两个人不停聊天艰难代入话题,越来越像代入漫才模式。
“段子不行啊,笑点都get不到,还是好好当偶像吧,作搞笑艺人真是难为你们了。”
对面两个人直直瞪过来,无声的控诉着。
终究是心疼弟弟,二宫没忍住笑:“你俩有啥说啥吧,酝酿半天我看着都累。”
“没没,我倒没什么事儿,就是aiba酱说有点事想问问你。”松本润一脸正直的卖了三哥哥。
“诶......我?”难以置信自己就这样被队友卖了,相叶雅纪一狠心——“我我我我就是关心关心你想问问你最近工作累不累,胃口好不好,顺便好奇你最近跟leader蜜里调油甜甜腻腻的镜头有点少·······”
真好,如此委婉,松本润痛苦的扭头。
“......虽然我就觉得你们早晚憋不住得问,但是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不会聊天。”二宫和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
“嘛,你也知道你们最近很不正常啊,我们当然会关心啦。”松润最终善良的打了圆场。
二宫和也向后躺在沙发上,一副本大爷最帅最任性的样子:“我们能有什么事儿,你们也知道他什么样,吵架吵不过我打架不敢动手,我只是最近觉得他上年纪了工作压力也大更年期恐怕要提前,所以多给他一些私人空间,表达一下我对老年人的关爱。”
话语如此真诚,让对面的两个人感动无比......个屁呀。在一起共事了这么多年,看不出二宫又在开火车才有鬼了。
相叶雅纪知道二宫不愿意说实话,这人总是这样,发生什么都不想让别人担心:“好吧好吧,你最善良最体贴,其实我们也就是好奇嘛,别介意别介意哈。”
松本端起酒杯:“对啊,什么都比不过你们好好的。不过,就算有什么事,能帮上忙的尽管找我们,来来来,干杯干杯——”
二宫和也笑着上前干杯,感动之余却忍不住默默感叹:这次,你们还真帮不上忙了,因为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



4.
大野智和二宫和也在一起了,这在岚里不是秘密。确定下来的时候,是他们十五周年从夏威夷回来不久。
那段时间二宫和也被腰伤折磨的不轻,既有演唱会,又要录节目,加上各种宣传,几乎只能用各个节目间的间隔来休息,持续性的疼痛加上药物作用总让他一进休息室就累的睡过去。
一天他照常趴在沙发上睡觉,忽然被身上的异样弄醒了。挣扎着睁开眼,却看见大野智搬了凳子坐在一旁,手在腰间缓缓按摩着,表情严肃无比。
“老师你还有这项技能啊,满熟练嘛。”伸了个懒腰,二宫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自家队长的服务。
“嗯......前几天出外景的地方离中华街很近,我就找了个师傅学了一下。”大野智顿了一会儿,“你接着睡吧,我继续按我的,你睡醒能舒服一点。”
被哄着睡觉的二宫感受着温柔的力度,又慢慢产生了睡意:“leader,我们认识多久了。”
“嗯......出道十五年,加上你入社没多久我们就认识了的几年,快二十年了吧。”大野智认真思考着。
“快二十年了啊......真久呐......二十年足以改变那么多事了,可是我怎么觉得我们好像一直都没怎么变呢......无论是我们平时的工作也好,门把之间的关系也好,都没什么变化呢。”二宫和也快睡着了,声音越来越小。
过了一会儿,估摸着二宫已经睡着的大野智嘟囔着:“要变化还不简单,你跟我在一起不就行了。”
却没想到——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哦。”
“?!!”一脸惊恐。
“你刚刚在说什么,leader?”二宫坏笑着抬起头看着慌张的大野智。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以为你睡着了......对不起!”大野紧张的语无伦次。
“那好吧。”二宫说完叹了口气。
“嗯嗯,我胡说呢你不用在意。”大野松下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小失望。
“我的意思是,那就按你说的吧。”
“诶?”
“我们在一起吧。”这笨蛋非要说的这么直白才懂么,二宫无奈到笑出来。
!!!
面包智内心狂喜:幸福来得太突然啦fufufufufu开心到晕过去~



5.
岚的工作一直那么多,所以两个人除了固定番组外私下能相处的机会并不是很多。一次难得的两个人单独出去吃饭了,大野智还因此抱怨了起来:“这不是跟原来一样吗,根本就不像在一起的样子......”
“那你原来想象中是什么样的,先声明,买戒指之类的愚蠢又浪费钱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干的。”行长大人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担忧着自己的小金库。
“我们买个房子,同居吧!”
“噗——”
二宫拿纸巾抹了抹嘴,“对不起我好像听错了。”
然而对面大野智却一本正经:“就是这样,我们买个房子,就我和你......同居虽然也可以选择一起住在你家或是我家,但那样就没有共同的'家'的感觉了......”
那边的大野智还在不停构造着蓝图,二宫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拒绝的,心里却不由自主的也形成了一幅情景:一间空房子,按照两个人的喜好一点一点的装饰,铺上地板、贴上壁纸、慢慢填满家具:沙发电视,桌椅碗筷......这么想来,其实也不算是个坏主意。
只不过,想到即将花出去的一大笔钱,二宫行长还是心痛无比。




6.
终于随了大野智的念想,两个人的小日子一点一点的过起来了。谁先下班谁先做饭、周末一起做做家务,偶尔兴致来了还会搞些小情调。时间长了,对外交际少了好多,也渐渐让其他人发现了猫腻。
“leader,最近都没怎么出来喝酒啊。”一天在休息室,松本润随意提起了话题。
“嗯,外面哪有家里好。”大野智羞涩一笑。
“不是吧,你最近怎么了,总感觉像个热恋中的小伙子一样。”樱井翔打趣道。
“说不准哦,leader你是不是在家里藏人了,我可听马内甲说你前一阵让他帮忙找房子来着哦......”那边的相叶雅纪脑洞依旧开的很大。
“诶?!leader你别想躲了,我们今天非要去看热闹不可。”剩下两个人也跟着闹起来。
今天二宫工作结束的早,剩下大野智面对这三个人根本招架不住,被哄着闹着莫名带着一大堆人回了家。

二宫坐在地毯上打着游戏,听到门口钥匙开门的声音。头也没回,直接喊了一句“おかえり——”
结果久久没有动静传来,二宫按下暂停键,回头却发现自家门口今天热闹的不行。
一个自知犯了错误垂头丧气的黑面包和三个石化状态的猪队友。
二宫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很好,大家都知道了,瞒都省着瞒了。
就这样,本就黏糊的两个人后来更加肆无忌惮的秀起了恩爱。




7.
本以为小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哪知道才两年过去,两个人就迎来了相识以来最大的一场冷战。
生活上的琐碎事务到可以忽略不计,毕竟是居家过日子。然而不同的兴趣爱好和生活方式,才是两个人越来越难以忽视的矛盾。
一般来说,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会为了对方或多或少的做出一些改变。但这两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单身生活过的太久了,似乎谁也做不到顺应和迎合对方的方式。比如,二宫经常打游戏到深夜,第二天睡到晌午才起床,而大野智却习惯老年作息早睡早起;再比如二宫的宅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休息日几乎就见不到他出门,而大野智却总趁着假期隔三差五就出海钓个鱼......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两个人也都或多或少的察觉到了,虽然都尽力维持着平衡不表现出来,但家里的氛围却渐渐不一样了。
为了缓解这种情况,大野智做出了一个日后悔恨万分的决定——拉着二宫和也去钓鱼。
“你尝试一下嘛,钓鱼真的很有趣的。”大野智各种宣传着钓鱼的乐趣。
“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我晕船啊!”二宫和也一开始坚决抗拒。
“诶呀我跟你说,晕船的话就多坐船,适应了就好了,来嘛来嘛,我一个人钓鱼好寂寞的......”
就这样,不忍心拒绝的二宫难得起了大早还出了门。结果可以想象,二宫在船上除了吐就是睡,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晚上回家后,大野智满怀歉意的照顾着二宫,熬了粥端去床前谢罪,却发现刚恢复了一些精神的二宫正在走神不知道想着什么。
“nino,你舒服点了吗,要不要先喝点粥?”卧室里安静的可怕,大野智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然而二宫却说起了另一个之前两个人都不愿意提起的话题:“leader,你说我们当时决定在一起,真的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吗?”
“怎、怎么了,突然这样说.....”
“两个大男人,过着十几年单身的日子,突然决定在一起,到底是因为爱意还是寂寞呢......”
“......”
“你说我们现在的关系,像不像两个合租的同事?虽然生活上互相照顾,但貌似并没有真正融入对方的生活里。”
“......”
“leader,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各回各家,再好好考虑一下,或许,当时真的是我们太冲动了。”
“......”大野智心里是很不情愿的,但是二宫说的冷静又直白,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抗议。
就这样,曾经属于两个人的温馨小窝,变得寂寞了。




8.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两个人之间的相处突然变得尴尬了起来,毕竟谁也不可能主动上前握手言和。再然后,就是最初的那一幕了。
想来,也有一个多月了,再过几天,就是大野智的生日了。到底要不要去给他过生日,二宫和也心里纠结的不行。
生日前一天晚上,二宫的工作早早结束了。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家蛋糕店,就鬼使神差般的停了车,还买了个蛋糕。在车里久久的沉默着,最终自暴自弃的更改回家的方向。
时隔一个多月,又一次回到了这个小屋,果然,屋里一片漆黑,冷清的不行。二宫自嘲的笑了笑,对自己内心的某些小期盼十分不屑。叹了口气,把蛋糕放进冰箱里,刚准备离开,却意外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开门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二宫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显然,屋里有人,大野智也很意外。两个人就那么僵持着,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本以为二宫是特地回来给自己过生日的,大野智心里还挺美,却没想到二宫开口就是:“那个,不好意思我有东西落这了,已经拿完了,这就回去。”说完就往门口走。
“......都拿走吧,还有什么是你的,一起拿走吧。”二宫听着语气不对,停了脚步,“你什么意思?”
“我说,这房子里还有什么是你的,都一起拿走吧。过几天我就把房子卖了,反正你也没什么留恋了吧。”大野难得的嘲讽回去。
听到这话,二宫也莫名来气了,“算的真仔细呀大野先生,要这么说我该拿的可不少,家里那些钓鱼竿可都是我买的吧,要不我也一起带走?”
“......带走就带走,电视柜里那些游戏盘都是我出的钱,那些我带走。”大野也不甘落后。
“还有书房那些画具,那些是我买的。”
“衣柜里的衣服大多都是我买的吧,还有你胖次,都是我买的。”
......
两个人像耍赖的孩子一样斗着嘴,越吵心里越复杂,原来当初布置这间房子时,两人竟然都不是按照自己的喜好,而是按照对方的喜好布置的。随着战火慢慢升级,两个人已经开始向屋里的大件进攻了。
“沙发是我买的,这你没意见吧。”二宫一屁股坐下。
“电视是我买的,还有你脚下那块地毯,把脚挪走。”大野智紧随其后。
二宫把脚随意抬起搭在沙发上,视线在屋里扫来扫去“随便你,但是厨房里的碗具,你好像没出钱吧。”
大野智走向厨房,“是,盘子碗筷都是你买的,但冰箱可是我买的。”说着就要去开冰箱门。
“——等等!”二宫和也喊了一声,然而还是没能阻止住大野智的行动。
“......蛋糕?”大野智顿住了。
“......蛋糕是我买的,你还给我。”说完,二宫就走去拿出冰箱里的蛋糕,却没想拿不动了。
“这是我的......”扯着蛋糕包装带的大野智瞬间不见了刚才的犀利。
“不,保持刚才的节奏,这是我买的。是我的。”二宫并不顺他的意,执意要把蛋糕拿走。
“那我把游戏机,地毯和胖次都还给你......不,这个家里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把蛋糕留给我好不好......”大野智的声音越来越低。
“......”
“nino......你把蛋糕给我吧......”大野又化成软绵绵的面包模式了。”
一阵沉默过后,二宫突然笑了,“既然这么好妥协,那我们刚才吵得有什么意义?”
“一点意义也没有,我们就不应该吵架的......nino,我们和好吧......”
“......”
“如果是因为我有错,那我道歉,你别生气了,我们回来住好不好......”
“......”
“你也舍不得我的对吧,不用否认你手里可拎着蛋糕呢fufufufu......”
“......真是输给你了。”叹了口气,二宫无奈的说道,“别傻站着了,也快到十二点了,收拾收拾准备吃蛋糕吧。”
“nino你最好了!!!”



9.
指针马上就要指向凌晨了,二宫和也点好蜡烛,关了灯,黑暗的餐厅里,只闪着暖暖的烛火。
“......到时间了,许个愿吹蜡烛吧。”二宫轻声的说。
许好愿望,大野智俯下身吹蜡烛,房间陷入黑暗的那刻,他听到了那句温柔的——“生日快乐~”



10.
两个人的小日子,平平淡淡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不能相聚在一起,那就互相惦念;兴趣爱好不同,才有互补的空间。
互相信任,互相依赖,你的喜好我都知道,我的喜好就是你呀。
END





致永远的leader: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终于艰难的码完了,SK虽然不是我的初心,却是我不长的饭龄中萌的最久的一对儿。补历史的时候看着满满的糖,每天都被秀一脸好吗!
然而时间长了,我竟然莫名觉得两个人就像两个小打小闹的小伙伴,cp感越来越淡了怎么破。
那就继续补番啊!也许这是就是老夫老妻的安定感吧🙈

评论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