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完蛋!手机有毒![完结]》(相二,工口模特A X 机制程序员N)


(终于能让大哥二哥打个酱油了......)

1.

办公室里,二宫向老板汇报完了最近的工作进展,刚准备离开。
“等一下,”老板叫住了他,“nino,你最近心情很好的样子呀,最近看来过的不错,晚上我请你,我们出去喝点?”
二宫回头看着老板,又是自己的大学学长,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啊师兄,晚上已经有约了。”
樱井翔十分感兴趣,“你小子是不是恋爱了,一下班就往回跑,抓都抓不着你。”
二宫叹气,自己老板什么都好,天资聪颖,勤奋刻苦,人生赢家......就是八卦,太八卦了......
“放心吧老板,等我真的恋爱了第一个向你汇报......”

虽然老板这里是敷衍过去了,但是二宫却不能否认最近自己过的真的很不错。
相叶雅纪那天显然被那么直白的要求吓到了,再看到他的时候忧愁的不行不行的。
“你至于吗,不过是被人暗恋了,又不是失恋了,能不能有点出息。”二宫虽然有些自责,但都这样了,也只能继续往下骗了。
“你知道什么......被一个掌握了自己隐私的人以交往当威胁,精神压力很大的......”相叶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也许是出于愧疚,二宫也不好意思再恶言恶语,反而假装贴心的提出了许多建议。
相叶雅纪感动不已,喝得也有点多,搂着二宫口不择言起来,“老板,你怎么这么好,被我冤枉还这么为我着想......你要是女生我一定会爱上你的......嗝......”
二宫躲开一身酒气的相叶,心情复杂。

2.
相叶雅纪真心把二宫当成了朋友,他发现,虽然二宫总是嘴巴很毒,但实际上心肠很软,自己提出什么要求他大多不会拒绝。
渐渐的,两个人关系越来越好,知道二宫作息不规律也不爱好好吃饭,相叶有时候还会拎着食材过来给二宫做饭。
这个时候,二宫总是一副很嫌弃的样子,然后默默吃光相叶盛给自己的饭。
相叶雅纪整天又是工作压力,又是骚扰短信,仿佛只有在二宫身边,才能享受得到安心与宁静。

这天,两个人在家里涮了火锅,喝了酒,相叶正在纠结要不要多呆会儿的时候,外面突然划过闪电。雷声过后,暴风雨紧接而至。
相叶看了看窗外,“这怎么办,雨下得也太大了。”
“我家有伞,你先用着吧。”二宫说着就要去拿。
相叶雅纪拦住他,“你也太客气了,就不能留我在你家住一宿......”
二宫有些犹豫。
“我睡相很好的,不会打扰你的......你要实在不放心,我睡客厅好了。”相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回家。
“......算了,那随你便吧。”二宫总是不忍心拒绝他。“那我先用浴室,我洗完你再洗。”
“嗯嗯,你快去你快去......”相叶答应的干脆。

然而......
“nino,洗完了吗,送邮件~”
二宫正洗着头,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还被带进一阵风。
“喂!你怎么回事儿,我说了我洗完你再......”二宫被洗发水迷了眼睛,终于用水冲干净后,一睁眼恨不得撞死在墙上。
相叶雅纪竟然就那么进来了!
竟然就那么光着进来了!
“你你你你你离我远点......”二宫嚎着。
哪知道相叶就那么厚脸皮的蹭过来了,“诶呀一起洗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二宫和也看着相叶坦荡的下半身,想到自己平时也就在脑海里想象一下,哪知道今天就看到真人版了,有种梦想撞进现实的感觉。
随便洗了几下,二宫撇下一句“我洗完了”就老脸通红的冲出浴室了。
“什么嘛,原来小老板意外的腼腆啊。”相叶心情不错的开始冲澡。
“怎么办,跟nino在一起待着着越来越开心了,好像都要离不开他了啊.....”

3.
这天是二宫和也的生日,相叶雅纪提前了好几天就开始准备。
他准备了一套偶然听二宫提起过的,已经绝版了的游戏碟。
更为了给二宫一个惊喜,他早早的就去二宫家布置起来,为此还撒了个小谎。
“nino呀,你家有没有备用钥匙借我一把呗,我就用一次,你生日那天我想提前去给你准备晚饭。”
二宫一开始还不乐意,“你等我下班一块儿做不就好了。”
相叶坚持要提前去,“让你一回家就看到满满一桌子的饭菜,这才有过生日的感觉嘛......”
二宫拧不过他,只好交出了钥匙。
于是,这天下午,相叶雅纪饶有情趣的买了大把的彩带和气球,装饰起来。

为了在屋顶挂上彩带,相叶也是费了老大的功夫。踩着凳子,踮着脚,还差一点摔下来,好在反应快,抱住了客厅的置物柜。柜子剧烈地晃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慌乱的捡起来,相叶发现这是一部手机。
“啊......这么高,也不知道摔没摔坏......”相叶嘀咕着,按下开机键检查。
然而,看到手机的屏幕瞬间,他感觉胸口好像被什么击中了,狠狠地缩了一下。
难以置信,手机的壁纸竟然是自己的那张半裸照片。
想更仔细的检查手机,却发现手机被设置了密码,相叶雅纪魔怔了一样,颤抖的用自己的手机按下了骚扰短信的号码。
铃声响了,相叶雅纪的心也凉了。
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手机从二宫那取回来的第二天就有了骚扰短信......
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和二宫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会被骚扰......
原来不是巧合啊。
原来自己并没有冤枉二宫啊。
什么体贴,什么关怀,什么朋友......
看着周围的的彩带与气球,看着餐桌上大包小包的食材,相叶雅纪想笑,表情却比哭还难看。

二宫回到家的时候,看到了满屋色彩斑斓的布置,说实话,心里特别温暖。
直到他看见了坐在沙发上沉默的相叶雅纪,和他面前茶几上摆着的手机。
完了。
二宫和也脸色瞬间变化了。
深呼了一口气,他坐到了相叶对面的沙发上。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相叶抬头问他。
“你是不是都知道了。”二宫反问
“我想听你的解释。”相叶不死心一般。
然而二宫只是低着头,“我没什么可解释的,事情就像你想的那样。”
相叶雅纪失神的站起来,恍惚地往门外走。
“二宫和也,你真可怕。”
门被重重的摔上。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掉了半截的彩带被风吹的荡来荡去。
二宫和也过了很长时间才又有了动静。拿出相叶买好的食材,自己给自己随便做了点晚饭,自言自语道:
“真是的,还以为这次不用自己一个人过生日了呢。”

4.
那天之后,果然再也没收到过骚扰短信。
相叶雅纪的生活重归于平静,工作,聚会,休息的时候在家喝点酒。
不再为不定时出现的荒唐短信而提心吊胆,这本是件好事。
可是,为什么会感到寂寞呢......
仿佛自己已经习惯了另一个人时常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了。
猫背,毒舌,架着个小眼镜,小气又傲娇,最喜欢看他小尖嗓炸毛的样子了......
相叶雅纪终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过二宫,不仅是朋友间的那种喜欢。
然而现在什么都晚了。
如果欺骗我的人不是你就好了。
如果我不曾发现过就好了。

出于工作需要,相叶雅纪这次需要随团队到一座海岛上进行拍摄任务。
正好,就当旅行散散心了,相叶自我安慰着。
出发去小岛的船不大,但是很精致,也很干净,看到出船的主人对它很上心。
船长是一个叫大野智的男人,也许是经历了太多的风吹日晒,皮肤黑的发亮。
相叶一开始还不怎么和大野搭话,因为他看起来除了鱼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样子。
然而,这个看上去严肃正经的男人,钓上鱼的一瞬间开心的像个小孩儿,让人忍不住去亲近。
“船长,钓鱼有那么好玩吗?”相叶凑近问。
“有啊......没什么理由,就是喜欢啊......”大野智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相叶就那么静静的看,突然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上钩的鱼,而二宫就是渔夫。
渔夫抛下诱饵,等着鱼上钩。
鱼没忍住诱惑,越来越近,终于下定决心咬钩的时候,却疼的撕心裂肺。
“被吊起来的鱼真可怜啊,”相叶感慨,“ 被骗咬上钩,只能自己后悔。”
“诶?”大野智不满,“那照你这么说,渔夫岂不都是坏人了?”
“哈哈哈......没错,就是坏人啊......”相叶笑着拍了拍大野的肩膀。
“那你可冤枉渔夫了,”大野淡淡地说,“喜欢钓鱼,不是喜欢钓的过程,而是喜欢鱼啊。”
“嗯,什么意思?”相叶不解。
“正是出于对鱼的热爱,才会想去钓啊......”大野智一顿,好像又有鱼上钩了,他开始卷动钓竿,“就是这样,哪怕会伤害到鱼,也忍不住用这种方法去得到它......其实看到它受伤了,渔夫也会愧疚的......”
说完,大野智就全身心投入进钓鱼的世界里了,相叶也不好意思再打扰。
只是,大野智的一番话,却让他忍不住有了新的想法......
难道二宫他,也是喜欢我的吗......

从海岛上回来,相叶约了松本润喝酒。
终是没忍住,把这段时间糟心的经历讲给了松本。
松本润一开始听着还觉得挺好玩,然而看相叶的表情,他又笑不出来了。
一定很难过吧,这种被信任的人欺骗的感觉。
“我就是想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啊......”相叶又喝多了,在酒吧里喊了起来。
“嘘,嘘......回家再说......”松本润拦住相叶,对周边不满的人微微低头以表歉意。
辛辛苦苦把相叶送回了家,又把人安置好,松本润临走的时候忍不住说了声,“实在放不下的话,就自己去问问他吧。”
留下相叶一个人握着手机若有所思。

二宫和也已经连续工作了好几天了,樱井翔对此十分担心。
不好好吃饭,不好好休息,像机器一样,沉迷于工作。
一天,樱井翔晚上来公司取文件,意外的看见二宫竟然还在加班没有离开。
“nino......你最近怎么了,知道吗你现在特别像失恋之后化悲愤为动力了......”
“差不多吧,”二宫苦笑,“我贡献了这么多剩余价值,你得给我加工资啊。”
“别闹了,赶紧回家......”樱井翔开始轰人。
“诶呀知道了知道了,我做完这个就回家,不用担心......”二宫硬是把樱井推了出去。
转过身,空旷的办公室里,只有自己的显示屏还有点亮光,说不出的寂寞。
手机铃声响起,二宫以为又是樱井在催自己,却没想到看见了另一个熟悉的号码。
下意识想逃,想挂断,手却不受自己控制的按下了接听键。

“如果你没有做这件事的话,我们现在是什么样子的。”相叶在那边问。
二宫比自己想象的要冷静一些,“......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你把修好的手机拿走的那刻起,我们应该就不会再有交集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你就没想过,以一种正常的方式,我们也能......”
二宫冷哼,“说不下去了?因为你自己也知道吧,正常情况下有个男人突然对你示好,你只会认为他是个变态对不对......不过估计我现在在你眼里也好不到哪去吧......”
“我其实......一直想听你的解释。”相叶深吸了口气,“你不会平白无故就这么做的吧......我相信你有你的理由,你......你喜欢过我吗......”
二宫突然什么也不想再说下去了,他挂断了电话。
就这样吧,二宫和也想。
赶紧让这件愚蠢的事情结束吧。

5.
二宫所在的公司并不是什么大企业,而是一群年轻人自己创业,相对比较自由。
公司里的人关系都不错,平时有点什么事儿就能凑起来热闹热闹。
二宫前几天跟着樱井翔出差,回到公司后,发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偷笑。
一头雾水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发现位置上有好几枝玫瑰。
这是......谁的恶作剧吗?
一个女同事忍不住凑过来,“怪不得你一直没交女朋友,原来是有男朋友了啊......其实现在大家都很开放的你不用不好意思,要不是你男朋友找来我们还不知道......”
“诶?我没有......”二宫更不解了。
“哈哈哈哈还不承认,你男朋友都找过来了,他说你们吵架了联系不到你,还天天拜托我们送玫瑰给你......不过你男朋友真帅呀......”
听她的描述,二宫懵了,这人怎么听着这么像相叶雅纪呢......
回到家里,他惊悚的发现家里竟然有人。
不,准确的说是有人来过。
桌子上摆着饭菜,还冒着热气,显然这个人刚离开不久,旁边还放着一张字条:
“出差辛苦啦,在家要好好吃饭,不要总点外卖^_^”
二宫才想起来,相叶雅纪的备用钥匙还没有还回来。
总之,二宫在极度困惑中过完了这一天。

那天之后,二宫突然明白了被跟踪的感觉有多可怕了。
每天上班的时候桌子上都会莫名出现一些小礼物:有时候是一袋巧克力,有时候是一盒进口咖啡,甚至有一次还出现了一盒包装精美的杜蕾斯......
问同事这些东西是哪来的,却总是千篇一律的回答——“你男朋友送过来的呀~”
家里也是,这个人好像完全掌握了自己的行踪,无论几点回到家,都会有温热的饭菜在等着自己,偶尔被还整理过几次卫生。
本来钥匙在别人手里是很不安全的,然而二宫家里除了丢了一箱泡面以外,什么都没少过,反而多了不少字条。
“泡面这种东西对身体不好,我先帮你保存。”
“有什么想吃的吗,没有的话明天就给你做麻婆豆腐啦~”
“脱下来的衣服都帮你洗过了,胖次收在抽屉里。”
......忍无可忍。
二宫为此专门请了一天的假,一步都没有离开过家,然而这天却谁也没有出现过。反而第二天下班的时候饭菜旁多了一张字条,“昨天没能给你做好吃的,今天用汉堡肉来补偿吧(^V^)”。
太差劲了,这种挫败感。

不想回家,这天二宫破天荒的去参加了同事的聚会,喝的醉醺醺的意识都模糊了,和同事搂在一起晃晃悠悠往家走。
恍惚之间,不知道谁把自己接进了汽车里。躺在后排座椅上,透过车窗看着外面不停变换的路灯,敌不过困意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二宫发现自己已经被安置到了床上,也换上了干净的睡衣,挣扎着恢复了些意识,二宫摔碎了床头柜上的杯子,发出了巨响。
“呀呀呀,怎么喝多了这么不老实......”相叶雅纪拎着扫帚进来,却看见了二宫正靠在床上瞪着自己。
什么都没有说,相叶只是淡定的清理完碎片就往外走,没想到胳膊却被拉住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二宫喝的实在有点多,话都说不连贯。
叹了口气,相叶安抚性的摸了摸二宫的头,“乖,你先休息,有什么我们明天再说。”
哪知道二宫并不妥协,借着醉意拽着相叶的袖子不放手,声音也掺上了哭腔,“为什么啊......你不是应该躲我躲的远远的吗......你不是说我可怕吗......”
相叶雅纪看见过各种各样的二宫和也:任性的,羞涩的,甚至是冷漠到有些残忍的......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哭的像个孩子一样的二宫。
蹲下身轻轻吻了一下二宫的嘴角,“安心睡觉吧,我在外面守着你,明天再说,好不好?”
就这样,相叶温柔的哄着二宫睡着了。
哪知道二宫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

好在这天是休息日,相叶在厨房忙碌着午饭,就看见二宫捂着头一脸痛苦的晃出来了。调了一杯温热的蜂蜜水,相叶递了过去“给,缓缓宿醉。”
二宫皱着眉,烦躁的喝了几口,“少废话,赶紧把我家钥匙还给我,然后该回哪去回哪去。”
“啧啧啧,”相叶感慨,“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是谁的一边哭鼻子一边拽着我袖子不让我走的......”
一个靠枕扔过来,相叶雅纪灵巧的躲过去了。
猛的上前把沙发上的二宫压在了身下,相叶雅纪恶狠狠道,“你什么时候能坦诚一点,承认自己喜欢我有那么困难吗。”
二宫只是反骂,“你特么做梦呢吧......”
相叶强行镇压住二宫,“我就不明白了,明明服个软道个歉的事儿,你干嘛非要搞的那么复杂,你就没想过,我也是喜欢你的?!”
“......什么?”二宫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本来还想多给你点苦头吃的,让你多体会一下我当时的感受......哪知道看你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就没出息的心疼了......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没出息了,你那么混蛋我竟然还是舍不得你......”相叶雅纪越说越无奈。
二宫抬头看着相叶,两个人的距离那么近,这是二宫和也第一次体会到,相叶不是不会强势,他只是习惯了温柔。
调整了心情,相叶雅纪坐起来,“你每天的动态都有人告诉我,你被你同事们出卖了知道吗?”
“诶?”二宫和也智商持续掉线。
“我找了你老板,他带你出差那几天,我去你公司跟你们同事说我是你男友,你要和我分手,希望他们帮我个忙重新把你追回来......”
哦。
二宫和也终于明白了。
所以桌子上才会不停出现小礼物。
所以无论几点回家都抓不到相叶雅纪。
原来自己的一切都被他控制住了......天然切开真可怕。
二宫和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从相叶雅纪反击开始,自己就完全丧失了主动权。
“所以......”二宫开口道。
“所以,我们扯平了,接下来,我们重新开新开始,好不好。”
 “重新开始?”
相叶雅纪单膝跪下,拉住了二宫的一只手,“nino,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二宫和也有些退缩,“你确定?经历了这些,你还敢......喂!”话还没说完,二宫就被相叶抱了起来。
“当然不敢,所以我决定为自己加一份保障......”相叶抱着二宫,把人甩到了卧室的床上。
二宫摔得七荤八素,刚回过神来,眼睛就被什么东西蒙住了。
“没想到nino你衣服不多,领带还不少。”相叶一边说着,一边迅速用领带束缚住了二宫的手脚,没费多大劲就把人绑成了双腿大开的形状。
没想到绑的这么顺利,看来平时那些小片子没白看啊,莫非我真有工口天赋?相叶雅纪无比自豪。
“相叶雅纪......你干什么!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二宫还穿着居家的宽松T恤和短裤,挣扎之下露出了大片大片白皙的皮肤,十分引人邪念。
“咔嚓咔嚓——”
正挣扎着,二宫突然听见了相机快门的声音。
“你无赖!!”二宫简直欲哭无泪。
“嘛......你也问了我敢不敢,”相叶一边把二宫摆成各种工口的姿势一遍不停的按下手机快门,“这也是为了我以后的权益谋求的正常保障啊......放心啦你衣服都没脱,没什么的......”
相叶一边拍,还一边翻着手机相册里的存货,查找着更合适的姿势......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这些珍藏,有朝一日竟能派上这样的用场。
二宫和也不停的骂,听的相叶都笑了,“我说你,就不能消停一点......”看着二宫平坦的一块腹肌,像受了某种诱惑般,他贴过去,卷起体恤,对着胸口狠狠的吸了一口。
“......唔!”二宫都开始啜泣了,挣扎的更凶。
“好啦好啦......”知道把人欺负狠了,相叶解开蒙在二宫眼睛上的领带,果然看见眼角红红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相叶赶紧承认错误,并且解开了二宫手上的束缚,“一个没忍住......”
二宫手腕刚被松开就去抢相叶的手机,想删掉照片,哪知道,手机竟然被设了密码。
抬头瞪着相叶,“删掉!”
“怎么可能呢......”相叶雅纪开始脱衬衫,“以后你再欺负我,我也有你的把柄了......”
脱了上衣,相叶雅纪逼近二宫,“那么,我们现在来完成刚刚没做完的事情吧......”
“啊———”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两个人就这样没羞没臊起来。
至于那些不愉快的黑历史嘛......都说了要重新开始,接下来只要期待将来的生活就好啦。

【END】




发车......失败......
忧愁,作死作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圆回来了☹️️
怎么改都改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能力有限的感觉太痛苦了你们不要嫌弃呀/(ToT)/
本来还想开个小车什么的,我怎么就开不起来呢啊啊啊啊
一定是我太单纯了。
嗯,太单纯了。


评论(16)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