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相叶杀手真实回忆录】(相二)

3.
直升机刚刚飞过一片森林,视线开阔起来,眼前是一片海岸。相叶雅纪和二宫艰难的解决了对手,面对马上要坠毁的飞机,两个人默契的一跃而下。
再次恢复意识的相叶发现自己飘到了沙滩上,急忙爬起,慌张地寻找着二宫的身影,好在离得不远。
二宫还没有醒过来,相叶自言自语道,“应该是呛水了,做个人工呼吸吧......”哪知道二宫在嘴唇相触的瞬间睁开了眼睛......
这......要命的戏剧性情节!相叶在心里猛吐槽。
“我就是想来个人工呼吸你别想多了我我我再也不敢了......”相叶雅纪慌忙起身,脖子却被二宫的双臂揽住了。
“没关系,劫后余生,我们是该好好庆祝一下......”二宫慵懒的笑着,主动吻了过来。
无人的荒岛,斜射的夕阳,沙滩上两个厮磨的身影......

“咚!咚!咚!”
“咚咚咚!”
敲门声猛的惊醒了睡梦中的相叶雅纪,因为太过突然搞得相叶还没有来得及回味刚刚的梦境,当然也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另一半不是某位美女佳丽而是搂着一个大男人在沙滩上亲亲热热......
“谁呀!大半夜不让人睡觉......”踏旯着拖鞋想去开门,却被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客厅的二宫拦住了。
“不会是......冲着你来的吧......”相叶无声的用口型询问。
二宫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这时,门锁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二宫握着枪,示意相叶藏好。
门被推开了,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二宫的心凉了半截。
是那天松本润身边的那个保镖......自己当时与他正面交手就发现了这个人比想象中的要强得多,更别提现在受了伤还带着一个相叶雅纪......根本没有没有逃脱的可能。
“放下枪吧,白白浪费子弹,现在的你是伤害不了我的。”大野智慢条斯理地说,好像被枪口对准的人不是他一样。
“大哥......你不用把墨镜摘了再说吗,屋里黑......”相叶雅纪怯生生地。
大野智一愣,“......不用。”
然后又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会有损我的气场。”
“......”二宫被这段莫名的谈话弄的一头雾水,枪举着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不用紧张,我是来替老板谈生意的,不会伤害你们......”
“啪”的一声,相叶雅纪打开了客厅的灯,“你早说啊,大半夜谁跟你谈生意,去去去明天睡醒了再......”
大野智适时的露出了腰间的枪。
“......睡醒了再聊就晚了,来来来您先坐我去给您倒杯茶......”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二宫和也下意识的警备着。
大野智直入主题,“我的老板,你前几天暗杀失败的那个人,他要你再暗杀他一次。”
“......?”二宫和也瞪大眼睛,“我好像没听懂。”
“当然不是真正的让你杀了他,只是让他受点那种看上去很吓人实际上并不太严重的小伤......”
“这任务我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二宫和也扶额。
“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我会再通知你,事成之后酬劳不会少,之前你失败的那次暗杀老板也不计较了。”大野智推了推墨镜。
“我要是拒绝呢?”
“丢到海里喂鲨鱼以解老板心头之恨。”大野智漫不经心的指了指旁边的相叶雅纪,“包括他。”
“诶?......我、我?!”相叶雅纪有些心塞。
“好吧,”二宫和也苦笑,“那我还能说什么。”
“不用担心,对你来说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小任务,更何况到时候我会帮你的。”大野智站了起来,“随手拿起了书架上的一本钓鱼杂志,看向相叶雅纪,“这个,可以送给我吗?”
“啊......您请便......”
“谢谢,”收好杂志,大野向门口走去,“那么,再联系。”
二宫和也点头示意。
门被礼貌的关上了。
屋子里的两个人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你说,喂鲨鱼到底是他的主意还是他老板的主意?”相叶雅纪扭头问向二宫,当然没有回应。
“这人......怎么看着让人这么来气呢......”相叶雅纪在屋里直转圈。
二宫正好笑的看着他,通讯的仪器突然响了。
“你好像让我失望了。”通讯仪那端传来了雇主的声音。
“对不起樱井先生,我会把佣金退还给您的。”二宫有些自责。
“不用,我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这次成功了,我会再给你一笔佣金。”
二宫撇嘴,隔着电波都能感受到那边溢出的土豪气息。
“过一段时间我会回国,出席松本润主办的一个活动,我要你在那段时间里,暗杀我。”
“......”
“当然不是真的杀了我,而是让我受一些看上去很严重但没什么大碍的伤......”
“......”
“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能,特别能理解。”
二宫和也诚恳的点了点头。
“很好,期待你的表现。”樱井翔结束了对话。
相叶雅纪看二宫神色复杂,忍不住关心,“出什么事了吗......”
二宫和也狠狠的揉了把脸,“我发现......他们有钱人都特别会玩。”







说了今天摆脱咸鱼就不拖到明天
诚实守信从我做起✌️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