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相叶杀手真实回忆录】(相二)(完结)

1.

2.

3.


4.

  天色黑的墨一般的浓,宴会上却灯光耀眼。男士们穿着气派,女士们同样打扮的用心而精致,交谊,敬酒,寒暄……这是松本润主办的一场生日晚宴。

  相叶雅纪拿着前不久大野智送来的邀请函名正言顺的晃了进去,虽然平时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凭着服饰的包装竟然意外的使他看上去有几分贵气。

所谓“人靠衣装”,二宫感慨道。

  当然,二宫不会出现在宴会上,此刻的他正潜伏在酒店对面的一栋大楼里,寻找着合适时机来完成前不久雇主留下来的任务,而负责接应他的人就是此刻正在跟名媛绅士扯闲篇的相叶雅纪。

  “希望他关键时候能是个靠谱的人。”二宫默默祈祷着。

 

  一周前。

  相叶雅纪听二宫说完了两方雇主留下的任务,陷入了沉默。

  很久之后他才说,“这两个人之间……有猫腻……”

  “废话,”二宫犯了个白眼,“要不还能是两个人商量好的闲着没事想挨枪子玩?”

  相叶雅纪幸灾乐祸,“要不你教我用枪吧,到时候咱俩一人打一个。”

  二宫脑补了一下可能会发生的后果,狠狠地摇了摇头。

  “算了,到时候我一人给一枪,剩下的让他们自己掰扯去吧。”

  相叶雅纪不想放过机会,一脸谄媚样的扑了过去,“没关系,到时候我陪着你,给你做接应。”

  “……”其实不去也可以的。

  尤其是你,二宫和也默默吐槽。

 

  宴会上,相叶雅纪眼神转转来转去,终于找到了松本润,特别热情的从老远就举起了酒杯——“很荣幸您能给我机会来参加这种宴会,我先敬您一个……”

  然后一个平地摔趴到了地上,被子碎了一地。

  “……”松本润扭头问大野智,“这人谁啊。”

  “您前一阵让我找的那个杀手……的助手。”大野智一脸嫌弃。

  “我怎么觉得这人这么不靠谱呢。”松本润看着手忙脚乱擦着身上酒渍的相叶,满满的不放心,想了一会,他对大野智小声道,“一会儿我会单独和樱井翔谈话,你在暗处看着,如果他们没成功的话,你来。”

  大野智一愣,“我的任务是保护您,这不行……”

  “成功了我送你一艘钓鱼艇。”

  “……”

  双重保险,应该不能出差错了吧。松本润安慰着自己,随手端起一杯酒,走向了樱井翔。

 

  二宫和也终于在狙击镜里看见了人影——是他的两位雇主。

  “小润,”樱井翔跟着松本润来到私人露台,“前一阵的事情我要向你道歉,我发誓我只是想吓唬你一下让你尽快收手,真的没想让他伤害你……”

  “无所谓了,反正我也习惯了,不就是我做什么事情你都要来插个手么。”松本润尽是嘲讽的语气。

  “我以为你知道我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对不起,这句话我早听够了,”松本润情绪开始激动起来,“为了我好……私自看我邮件是为了我好,一声不吭跑去留学是为了我好,在国外天天给我添堵也是为了我好……你以为我还像当年那个糊涂蛋一样天天在你身后晃尾巴,你说什么我都信么?”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你!”

  “我恶心你!”

  两个人同时说了出来,之后是久久的沉默。

  

“呀呀……”身后突然传出了声音,“有人在吵架哦,这可不是个好现象。”相叶雅纪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一副喝多了走错路的样子。

 “你是哪来的,这里跟你没有关系。”樱井翔反感的皱了皱眉,想找人把相叶轰走,手机刚拿到手上,却突然没了动作。

  他发现自己正正对着相叶的枪口。

  “相叶雅纪,你哪来的枪,别自作主张!”相叶的耳机里传出了二宫的声音。

  “没关系的,相信我,你看着就好了。”他小声安慰道。

  樱井翔还算镇静的举起了双手,无视松本润震惊的眼神,“小润,你先离开这里。”

  “没关系的,你大可以放心,松本先生今天过生日,我不会对他怎么样……而且听你们的对话,他好像还对樱井先生很不满啊……”

  二宫和也听着相叶雅纪在那装模作样地讲话,好像猜到了什么。

  “刚刚在松本先生面前失礼了,要不我帮你解决了眼前这个麻烦以表歉意吧。”

  枪口上膛,

  “祝您……生日快乐……”

  手指抠动扳机。

  “砰!”

  “小润——”

  

“疼……”,松本润揉了揉肩膀,“……怎么回事?”

  有些迷茫的看着一脸得逞笑容的相叶雅纪,松本回过头,发现身后的樱井翔正搂着自己,一脸复杂。

  “疼吗?对不起啊……”相叶雅纪抱歉道,“……现在的玩具枪这么仿真,要是被小朋友买到多危险……”

   “……”

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松本别扭的推开樱井翔,却没想到又被再次抱住。

  “小润,你其实没有那么讨厌我对不对?”樱井翔失而复得一般的将人紧紧搂住,“你刚刚……”

  “我喝多了脑子不清醒,你想多了。”

  相叶雅纪在一旁凑热闹,“坦诚点啊松本先生,你刚才都帮他挡枪了,这说明什么,嗯?” 

  松本润克制住想打人的冲动,却听见相叶又说道:“实话跟你们说了吧,其实你们两个给二宫留了同一个任务……”

  二人均是一愣。

  “苦肉计也好,单纯的想自虐也好,我相信你们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我是个作家,喜欢揣测人物关系,我感觉你们两个……有矛盾,还有点缺少交流……”

   “够了,”松本润打断了他,“我们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这位先生,你做的已经很好了,真的很感谢你……”樱井翔想了想,“其他的事情不用你关心,请回去转告二宫,佣金我会照付,连带小润的那一份。”

   相叶雅纪摊手,“好吧,那就不打扰你们了,”走过去把玩具手枪交给了樱井翔,“这个,就当给你们留个纪念。”

 

相叶雅纪走远了,樱井翔看向松本润,语气温柔,“小润,我承认我犯了很大的错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反省……”

  松本润看上去还有些不甘心,然而他自己也不能否认,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两个人对视着,气氛好到不行。

虽然松本润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不远处的大野智潜伏在树林里,观察着那边的动态,看见相叶雅纪恶作剧般的掏出了玩具枪,松本润脸色也很不好,无奈地叹了口气,掏出了枪。

这边的两个人正决定回去,突然身后传来了子弹划过空气的尖锐声音,发现已经来不及闪躲,樱井翔直接将松本润护在了怀里——

“……”

“……”

“sho!sho你怎么样……”

“啊——疼疼疼疼疼疼疼……”

 

一周之后,相叶雅纪家。

二宫和也站在门口,对面是满脸不舍的相叶雅纪。

打扰了人家那么久,是时候该道别了。

“nino,你以后还会继续吗,这份……工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相叶雅纪有些尴尬。

“嗯,也许吧,”二宫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最近这段时间太松懈了,让我久违的想去体验一下度假的感觉。”

“你呢,”二宫反问道,“不知道这次经历作家大人会不会用到小说里。”

 “会的吧,最近好像很有灵感。”

 “纪实小说?”

 “不,”相叶摇头,“lovestory。”

 “……love story?”二宫有些意外。

 “嗯……”相叶雅纪看着二宫,一本正经,“有关英雄救美,患难与共,还有……日久生情什么的。”

 “哦,这样啊,”二宫失笑,“……那期待你的新作品。”

 失神的看着微笑的二宫,相叶雅纪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感情正呼之欲出。

“nino,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好吗?”

 “嗯?”

 “度假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吗?就,我和你……”

  二宫和也看着艰难组织措辞的男人,笨拙的有趣,让他觉得,自己心里没有被触碰过的某个角落被照亮了。

 “可以呦……”二宫笑着,带着些期待。

 “就我和你。”

 

 

——END——

 

 

 

脑洞不能随便开,因为以后为了圆回来会很麻烦。

明明只想弄几个小段子形式的,结果想用上的脑洞都没用上,哭泣……

可能有几个小小的番外,艾斯勾的,度假的,炕的……我回学校之前一起放出来

总之,正文怎么这么不好编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