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熊孩子》(末子)


大概就是一个从软变硬,一个从硬变软的故事。

我指性格。

 上

1.

一大早,二宫和也就被门外的动静吵醒了。不耐烦的躲进被子里,自我催眠一般的想多睡一会儿,然而外面的噪音却仿佛没有尽头了一样。

忍无可忍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二宫暴躁的打开了门,看也不看的吼道:“你们想在楼道里过年吗,下楼左拐有个公园要不要去放个鞭炮!”

对面的青年抱着巨大的纸箱,被突然出现的二宫吓了一跳。

二宫同样被吓到了——熟悉的走廊全部被占领了,铺的满满都是行李:书包,纸箱,行李箱……

终于,处于混沌状态的脑袋再次运转起来了。

“那啥,你搬过来了哈……”

“打扰到您休息了吧,真是抱歉……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多行李……”对面的青年认错态度倒是蛮好。

算了,二宫安慰自己,反正也睡不着了,顺便帮个忙吧。

 

一周以前。

通过房屋中介的帮忙,二宫迎来了自己的新租客。

一位打扮的颇为年轻精致的妇人挑剔的观察着房间,最后摇了摇头,“怎么说呢……屋子还是太小了,设施也不够完备……”

赶紧点了点头,二宫附和道“抱歉抱歉,我的房子就这种水平了,您不满意的话可以重新联系一下中介……”

开玩笑,最讨厌这种高高在上嘴脸的人了,事儿多,麻烦。

哪知道都把人送到门口了,才打开门,二宫就被突然冲过来的身影狠狠撞到了。

“唔……”

两个人同时痛呼出声。

看清了罪魁祸首,二宫不禁感慨,人倒是长得挺好看,怎么这么莽撞呢……哎呦撞得我脑瓜门这个疼……

“小润!你怎么样,撞疼了吧!”贵妇阿姨一脸心疼的揉了揉青年的头,“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呀……”

“我走错路了,费了好大的劲才找过来,怕你们着急,就直接跑上来了。”青年缓了口气,对二宫鞠躬道,“您好,我叫松本润,以后您就是我的房东了吧。”

“那个……”二宫刚要开口。

“小润,我们不住这,太小了而且什么都没有,你在这里住实在太委屈了。”贵妇阿姨打断了二宫,拉着松本润就想离开。

“妈妈,不是说好了吗,住的不用太夸张的,”松本润看向二宫,“我可以再进去看看吗?”

“……哦哦,请进吧。”没办法,二宫只能让身让人进门了。

转了一圈,松本润看上去很满意的样子,二宫心头一紧。

果然。

“小是小了点,但是很干净也很温馨,我一个人住不用那么大的,”松本润一锤定音,“就住这里好了。”

“其实我觉得……”二宫刚要说话又被打断。

“房东弟弟你住的也不远吧,以后我们还可以有个照应呢……”

二宫很烦躁,他最讨厌谁见他都叫他弟弟,真是的,占谁便宜呢。

虽然很不想租给这家人,但是贵妇阿姨给的租金实在是诱人,最终,二宫的理智败给了金钱。

然后,就产生了今天早上这一幕。

 

2.

忙活了小半天,两个人终于把行李都搬进了屋子里收拾好,看看表,也到了该吃午饭的时间了。

“房东弟弟,我们去楼下吃午饭吧,这里位置不错,楼下餐厅也不少。”

二宫抹了把汗,“首先,我不一定比你小,而且合同上我的名字写的很清楚吧,别天天弟弟弟弟的,”觉得自己有点不友善,二宫缓和道,“还有,吃午饭为什么要下楼?”

对面的松本润一脸茫然。

“叫外卖吧,等我一下。”二宫回了一趟家,再回来时,手里拿了一摞的外卖单子。

太懒了,实在是太懒了……松本润接过了单子,默默开始选午饭。

二十分钟后,外卖来了。

三十分钟后,外卖来了。

四十分钟后,外卖又来了。

五十分钟后,最后一份外卖来了。

二宫和也目瞪口呆,在他颇为自豪的外卖生涯中,还是第一次发现吃外卖也是可以产生贫富差距的。

“点那么多,你都吃得了?”二宫忍无可忍的问道。

“吃不了可以剩下啊,再说我又没吃过这些,哪知道哪个好吃哪个不好吃……”松本不知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看看自己吃剩一半的汉堡肉套餐,又看了看对面铺了一桌子的外卖盒子,二宫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的。

“你看看,毕竟是自己出来生活,钱还是省着点花的好,万一花完了呢……”

“花完了就去取啊……”

“……”

算了,当我没说。

二宫和也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3.

吃完午饭,看了看时间,二宫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上班了。

说是上班,其实只是去自己开的花店点个卯。

离家不远处,有一家叫Flower Dance的花店,原本是二宫的姐姐开来打发时间的,哪知道后来姐姐嫁出去之后悠闲得很,连一家小小的花店都懒得再经营下去,索性直接交给了二宫。

花店平时有人照料,是个叫西畑大吾的小男生,长得秀秀气气的,勤劳心细。

“老板,今天来的挺晚啊。”西畑正照顾着几盆刚到不久的风信子。

“嗯,我家那间屋子终于租出去了,今天算照顾邻居。”二宫往躺椅上一倒,从裤兜里掏出了游戏机。

西畑感兴趣的凑过来,“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渐渐沉入进游戏的世界,二宫敷衍道:“刚留学回国的学生,学历倒是挺高,一回国就有了份不错的工作,然而生活自理能力基本为零。”

“哦……听起来和相叶老板有点像啊……”西畑大吾不明觉厉。

“差多了好吗,”二宫头都不抬,“相叶雅纪那个种地的怎么跟人家比,再说了,相叶只是笨手笨脚了点罢了,租我房子的那个是真的啥都不会。”

想到了松本润搬行李不管轻重都直接往地上摔,二宫替他心疼。

“被家里照顾得太好的熊孩子而已。”

 

在花店的时间总是很闲暇,当然,这只是对二宫来说的。

花店地段不错,来这买花的人也不少,西畑大吾一下午又要介绍,又要扎花束,忙得快要转起来。反观二宫,坐在柜台打打游戏收收钱,时不时送小姑娘几张贺卡附加一个灿烂笑容。

“欢迎下次再来,我们在这里等你呦……”

弄得人家脸红心跳的。

好不容易忙活到傍晚,该下班了,店里又来了个老熟人。

“生意不错吧二宫老板,好久没来我们店里吃饭了呀。”相叶雅纪熟练地一屁股坐在二宫旁边,还不忘跟西畑打个招呼。

二宫懒得理他,“您饭店那么忙我去了还要让您费心照顾,就不去添乱了。”

西畑在远处喊:“明明刚才还叫人家种地的,原来老板你还有两幅面孔呢哈……”

相叶安静听完,一巴掌朝二宫糊了过去:“死没良心的,要不是看你开花店想着给你省点钱,我才不在老家地里留出位置给你当花田呢……”想了想实在气不过,“再叫我种地的我就把你的花田用来喂鸡!”

二宫揉了揉脑袋淡定道,“行行行我错了,走,请你吃晚饭总可以了吧。”

相叶吃惊,“你竟然请我吃饭?”

二宫点头,“饭钱从西畑工资里扣。”

西畑:/(ㄒoㄒ)/

 

4.

去了两人常去的烤肉店,进了包间,二宫盘腿一坐,手又开始往裤兜里伸。

“又打游戏!”相叶打开他的手,“我活生生的人在这儿,你就不能先把你的游戏放放!”

二宫嘿嘿一乐,“我掏钱包呢。”

相叶雅纪缓了语气,“那钱包呢。”

“忘带了。”

“……老子信了你的邪!”

 

烤了肉,喝了酒,两个人慢慢聊起来了。

二宫端起啤酒,“我那间空房又租出去了,来了个熊孩子,一点不省心。”

相叶开车来的,没喝酒,默默吃烤肉,“那你还租给他。”

“钱啊……租金啊……”二宫无奈,“肯定是个有钱惯了的小少爷,出来自我安慰当历练自己了。”

相叶雅纪随口道,“要不你再找个工作吧,省着天天为了钱这么发愁。”

二宫摇摇头,:“钱不是赚出来的,是攒出来的……我有花店有房租,樱井翔的小公司还有我一份分红,不愁吃不愁住,足够了。”

相叶雅纪叹了口气,关心道,“你该找个人照顾自己了,nino。”

二宫一脸不屑,“用不着。”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还好总体来说还算吃的愉快。

 

吃完饭,相叶把二宫送回家楼下,变魔术一般,从后备厢里掏出了个小笼子。

笼子里是一只灰色的,毛茸茸的,带着斑纹的小猫。

“其实我今天主要是给你送这个来的。”相叶把笼子递了过去。

二宫没有接,“我不记得我说过想养猫啊。”

强硬的把笼子塞了过去,相叶说,“我弟弟的小母猫生了一窝小猫,家里养不过来,他让我帮忙送出去几只,我想着你一天也没个伴,让它陪你玩玩也好。”

毕竟是人家的一份好意,二宫没有再拒绝。

“下次……我请你吃饭。”

相叶雅纪乐了,“好嘞,我等着。”

 

5.

抱着笼子上了楼,二宫被吓了一跳。

黑漆漆的楼道里,一团阴影堵在自己门前。

二宫跺跺脚,弄亮了声控灯,也弄醒了蹲在门口睡着了的松本润。

“kazu……”

“你怎么在这儿?”二宫不可思议道。

松本润有些不好意思,“……我下楼去扔外卖的垃圾,忘了带家里的钥匙。”

二宫瞪大眼,“……那你倒是给我或者给开锁公司打电话啊。”

“……手机也忘在家里了。”

“……”

熊孩子真熊,一点都不知道变通。

“算了,先回我家吧。”二宫打开门,等着松本润。

松本突然想到了什么,“kazu……你家有备用钥匙么?”

“你是防贼呢还是防我呢,”二宫一个没忍住又吼了出来,“我的意思是现在太晚了你先在我家凑合一宿,明天早上再给开锁公司打电话!爱来不来!”

松本润无辜被吼,只能老实的跟着二宫进屋。

无视松本润,二宫先找了一个柔润的垫子让小猫休息,又拿小碟子装了一点水放在旁边。

松本润没敢说话,就那么看着,小猫很可爱,然而二宫没发话,他也不敢摸。

终于,二宫在进卧室前说了一句,“睡沙发吧。”

松本润还想挣扎一下,“我睡觉不占地儿的,能把床分我一点吗。”

回应他的是迎头扔过来的一坨被子。

 

半夜,松本润被冻醒了,睁开眼,发现被子一半都掉在地上。

翻过身,小猫正乖巧的团在垫子上睡觉,一瞬间,他甚至有些羡慕起那只小猫来。

叹口气,裹紧自己的小被子,松本重新开始酝酿睡意。

迷糊之间,脑海里一个想法一闪而过。

被子上有二宫的味道啊……

 


评论(11)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