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鬼屋,快跑(舞架)

1.
游乐场里什么游戏最恐怖?
跳楼机,过山车?
不,那是对大人来说的。
对于孩子们来讲,那些都离他们太遥远。
该死的身高限制。
那么还剩下什么最能让孩子感到害怕呢。
嗯,是鬼屋。

2.
舞架家的五个小兄弟又双叒叕一次站在了鬼屋门前。
第一次,他们看了看标牌,跑了。
第二次,他们鼓起勇气去排队,排着排着,跑了。
第三次,他们坚决不临阵脱逃,这时,扮演鬼怪的工作人员悄悄从他们身后出现......
五个人,钻过栏杆缝隙,跑了。
然后这是第四次。
二郎买好票,“我还是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困难模式?”
四郎:“哪个模式路线最长?”
一郎:“困难模式。”
四郎:“哪个模式机关最多?”
三郎:“困难模式。”
四郎:“哪个模式通过后礼品最丰厚?”
五郎:“困难模式。”
......
好吧,答案显然易见。
规定时间通过困难模式,是可以退钱的。

3.
鬼屋的主题是----《女巫庄园》
首先,挑战者要通过一段仿真的森林,爬上一座山,然后进入古堡,并找到另一条离开古堡的小路。
二郎进入前找到工作人员,“姐姐你好,请问有地图么?我们怕会在森林里迷路。”
小姐姐微笑,“不用担心,森林里只有一条路哦。”
五郎面色一白:“也就是,如果我们碰到什么东西,跑都跑不了呗......”

4.
【路灯】
五个小兄弟手拉着手,磨磨蹭蹭往前走。
仿真森林一片幽暗,能听得见虫子的鸣叫声,偶尔还会在头顶听见蝙蝠拍动翅膀的声音。
“咳......这森林还真的挺像那么回事哈。”五郎强装镇定,拉紧了一郎的手。
三郎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配合的笑了几声。
沿着小路在森林里穿梭,四郎敏锐地发现了什么。
“你们......有没有觉得,路灯好像越来越暗了。”
“有吗?”一郎迟钝的抬起头,看向路灯。
突然,灯灭了。
“啊啊啊啊啊——”
“看不见路了!”
“你别挤我,哎呀......”

5.
【蛇】
原本五个人还能手拉着手并排走,结果路越来越窄,渐渐的只能让一个人通行。
二郎本来是不想打头阵的,但是五郎坚持要让一郎在身后保护自己。
打着手电筒,二郎小心的往前走,突然,脚腕凉凉的,有什么东西顺着自己的小腿爬了上来。
“......”二郎紧张到爆炸,叫都不敢叫。
三郎撞到了突然停下来的二郎身上,发现了他身上的异样。
......
怎么说呢,三郎对这些小生物,向来是满怀慈悲之心的。
所以,不像其他四个僵硬的人,三郎轻轻把玩具蛇从二郎身上摘了下来,恋恋不舍的把它放到了草丛里。
“......谢谢。”
二郎向弟弟表示感激。
牙齿打着颤。

6.
【滑梯】
穿过了森林,五个人开始顺着台阶向山上走去。
路灯又变亮了,大家的胆子也变大了。
“不如我们来赛跑吧,看谁先到达山顶?”五郎提议。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
“那么,”一郎摆好姿势,“预备——跑!”
五个人一起往山上冲去。
三郎跑的最快,哪知道跑到台阶的尽头就没有路了,只出现了一个不知道通向何处的滑梯。
滑梯的尽头一片黑暗。
三郎怂了,滑梯很宽,他不想一个人下去,于是他打算在台阶尽头等一等他们。
然而,还来不及回头汇报情况,剩下四个人也都冲上来了。
来不及刹车,顺着惯性,一个人撞着一个人,大家一起滚进了滑道。
“啊——”
惊呼声响成一片。
三郎的愿望达成了。
至少他不是一个人滑下去的。

7.
【古堡】
滑梯一直通向古堡的地下室,五个人一齐跌倒在柔软的垫子上。
环顾周围,除了华丽诡异的摆设以外,还有五个通向不同方向的楼梯。
四郎想了想,“我数三二一,大家选想走的楼梯,少数服从多数吧。”
大家同意了。
于是——
“三、二、一......”
真好,五个方向,一人一个。
一郎:“我选去卧室的。”
二郎:“我要去书房。”
三郎:“我想去餐厅看看呐......”
四郎:“玩具屋,没商量。
五郎:“花房。”
……
分头行动吧,就这么定了。

8.
【卧室】
一郎走进卧室,被一张看上去超级柔软的大床吸引住了。
没抵制住诱惑,他好像忘了自己在哪,直接躺了上去。
越来越迷糊,直到床头的闹钟突然响了起来。一郎慌张的想把他关掉,却一不小心手滑把闹钟掉到了地上。
人趴在床上,一郎伸手去够。
突然,手腕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

9.
【书房】
二郎谨慎的在书房里走着,这里有很多藏书,让二郎觉得自己仿佛被书海包围了。
等我长大了,就要把家里的书房布置成这样......
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乱碰,二郎还是随手抽出了一本书。
然后,透过空隙,二郎发现了书架对面,另一个人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

10.
【餐厅】
三郎很任性,他选择餐厅的原因,只是想看看女巫吃不吃中华料理……
当然,转了一圈,他很失望。
正打算离开餐厅寻找接下来的路,他听见了后面的谈话声。
女人们尖利却沙哑的嗓音,叉子戳到盘子的声音,干杯时的碰撞声……
三郎僵硬的回过头。
后面……并没有人啊……

11.
【玩具屋】
四郎天真的以为玩具屋里会有游戏机。
然而这里只有小女孩最喜欢的毛绒玩具而已。
各种毛绒玩具,小熊,小兔子......
然而最多的还是穿着洋装的娃娃,足足几十个,分布在房间的各个地方。
四郎嫌弃的把她们扒拉开,不死心的寻找着游戏机。
突然,他旁边的娃娃动了。
不是在脚底装有滑轮的那种移动,而是一种抽搐般的抖动。
“嘻嘻嘻嘻......”
娃娃们笑了出来。
几十个娃娃一起大笑,一起抖动。

裙摆上的蕾丝花边也飘来飘去的。

12.
【花房】
五郎觉得自己走进了一个好地方。
这是一个玻璃做的精致而温暖的花房,与外面诡异的画风格格不入。
这里有很多长相奇怪的花,很好看,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还有很多修剪精巧的盆栽,五郎拿起一小盆,爱不释手。
“唰啦啦啦——”
地上传来了奇怪的声音,远远的,五郎看见一片阴影从地上移动过来,面积越来越大。
他擦了擦眼镜。
……
那是一片快速移动的爬虫。


13.
所以,到底谁能在规定时间内率先闯出来呢?



END






是这样的,我只是想纪念一次失败的鬼屋经历。
三年前,我独身一人闯了一次看起来不那么吓人的鬼屋。
我一直没想起来我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强行回忆的话,大概是八百米冲刺出来的。
前几天,我又去了那个公园,路过这个鬼屋时想再挑战一次。
毕竟我也是个大人了,嗯。
依旧是一个人。
这次,我从门口进去,走了不到两米......就怂了……
我从入口直接跑出来了。
啧啧。
我想我需要一个大野智。


评论(1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