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2010.8.31

没想到我竟然还留着这本日记。

更没想到我竟然还能有机会写下去……毕竟上一页的年份还停留在九年前。

我又见到那个人了,在J的生日会上,他更高了,也黑了好多,但还是很好看。

我曾经想象过无数种假使有一天我们重逢时的场面,但想象总是很夸张,也太梦幻,现实中我们只是握了握手,寒暄了几句就分开了。

毕竟大家都是大人了嘛,哭起来或者打起来都不太实际。

相叶雅纪去做摄影师了啊……

那个内向,爱生病,安静又老实的人,竟然只背着相机就敢去环游世界。

他现在真是不一样了,开朗又健谈,我看见他周围有很多人在听他讲旅行中的见闻。

他一定讲的很有趣,我听到了他们的笑声。

我明明站的那么远。

……好吧,其实我也有点想听他讲故事。

哪怕不是讲故事,随便说点什么也可以,我想听他的声音,我想看着他……我好像比我想象中的要想他。

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生我的气,或者早就已经忘记我了??

无所谓,今天就当怀旧好了,这本日记怕是也不会再派上用场了。

毕竟是只记录那个人的日记本啊。

记日记这么麻烦的事,要不是当年输了游戏,谁会答应他这么幼稚的事情,跟动物饲养员的观察日记有区别吗。

果然笨蛋也是会传染的。

 

 

 

2010.9.1

J竟然给了他我的联系方式?!!

他约我明天一起去吃晚饭???

?????????

 

 

 

2010.9.3

完蛋了,竟然做了。

……都是酒精的错。

明明一开始还是正常的走向啊……

他大概没有生我的气,同样的,他好像也不是很在意我们之前那段荒唐的时期,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关系还不错的高中同学?

……我承认我当时有点失落,但是也挺好的,至少比我之前想象的要好多了。

二宫和也如愿地听到了相叶雅纪讲故事。

在印度给蛇吹笛子啊,在澳大利亚和袋鼠拳击啊,在南美洲晒太阳晒到脱皮进医院啊………果然外表看着再帅气,里面还是住着个笨蛋啊。

再然后我们去了酒吧,好巧不巧的,是个gay吧。

我发誓我是真的不知道那里是gay吧!

我一个忙里偷闲的社畜休息时间都在家里打游戏了,谁知道哪家酒吧是什么样啊,我又没随身带着松本润做顾问。

不得不说里面的气氛真是暧昧的刚刚好,我太久没喝过这么多酒了。

以及相叶雅纪你特么真是个大混蛋。

……

老了老了。

 

 

 

2010.9.4

什么叫“我觉得我们身体挺合得来的要不要以后也这么保持下去?”

做炮友直说啊。

工作太多了,这人还跟着捣乱,我能不能直接把这破本子扔了啊。

 

 

 

2010.9.5

又来了,这么荒唐的提议是认真的吗?

如果他真的一点都不介意之前的事情了,我还有什么不能释怀的呢。

但我是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他。

我们本不该再有交集的。

总之,先用名为“我考虑一下”的盾牌再拖一段时间吧。

做社畜真好,脑子都没空想这些杂七杂八的。

我爱工作。






突发奇想

随便搞搞

应该还有

溜了溜了

评论(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