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即使弱小也能取胜(相二)



7.

【“该死,抑制剂怎么失效了,”jason艰难的保持着理智,毕竟这是在军队,如果被外那群几辈子没见过omega的战士们发现,自己可能会被干死在这里……然而,身体违背了意志,在欲望的催动下,jason的手指不受控制的探向了身下……】

 

【“你怎么了……是发情期到了么?”“滚开,不用你管……”jack愤怒的推开了自己曾经的丈夫,“我已经给过你离婚协议书了,你去管好那个小婊子就够了。”颤抖的身体被Dave从身后抱住,温柔的声音传来:“傻瓜,跟你说过多少遍了那只是个误会,你怎么就不愿意再信任我一回……来,让我帮你度过发情期,不许拒绝我……”】

 

【“你简直卑鄙。”Evan努力抗拒着本能,“用alpha信息素逼迫我发情,然后强行标记么?”身旁的Mart游刃有余的脱掉了Evan的衬衫,“瞧,虽然卑鄙,但很有效不是吗……”】

 

 

“相叶雅纪,把你的眼睛从色情小说上移出来,”二宫和也靠在床边,残忍的点醒了他,“放弃吧,什么意外发情,什么抑制剂失效,不存在的。”

“……”相叶雅纪默默合上了自己的小黄书。

“还有,你都这把年纪了,应该知道这种违背正常生理现象的情节永远不会发生的好么?”

“……你的发情期这么久了还不到,我从这里找找感觉不行吗?”相叶雅纪表示自己非常的饥渴。

“放心吧,”二宫安慰他,“我有好好服用抑制剂,你还会等更久呢。”

“……”

“有时间多琢磨琢磨怎么赚钱,别老满脑袋淫秽思想。”

“……”

熄灯,睡觉。

今天两个人依然睡得那么纯洁。

 

 

众所周知,二宫和也习惯性离不开抑制剂。

虽然他已经脱离了滥用过度的阶段,但还是没有戒掉它。

对樱井翔,他是这么说的:

“虽然我抽烟,喝酒,滥用抑制剂……但我是个好omega。”

樱井翔给他找了一面镜子,放在他面前。

“来来来你再说一遍好好感受一下你的良心会不会痛……”

 

其实二宫自己也知道,什么发情期耽误赚钱,浪费时间,都是借口。

放在前几年还好,毕竟那个时候的他是真的一门心思只想着赚钱。

结果钱赚的越来越多,追求二宫的人也越来越多,他却一个也看不上了。

那些alpha,一个个还没我赚的多,拽的不要不要的,谁给他们的勇气?

二宫和也强势惯了,一想到发情期会被这种人翻过来调过去的按在床上,就发自内心的抗拒。

尽管相叶雅纪的出现让他找到了满意的另一半。

……

然并卵,一想到发情期他还是想躲。

说白了,大概就是胆儿小,脸皮薄,死要面子活受罪。

 

 

“nino,我们来打个商量吧。”

一天晚上,相叶雅纪拿着账本邀功来了。

哦对了,在二宫大佬的投资之下,相叶雅纪开了一家宠物乐园,洗澡美容医疗休闲一条龙服务。

高端路线,价格亲民,生意很是红火。

不得不说,二宫和也眼光毒辣,再没有比这个更适合相叶雅纪的工作了。

相叶把账本摊在二宫面前,“你看你看,我们马上就要盈利了。”

“所以呢,你要还我本金了吗?”二宫不明所以。

“……我觉得我们之间还可以有比金钱交易更真挚的感情。”

二宫和也冷笑一声。

“天真。”

受伤的相叶戳着账本,“等到盈利那天,就说明我已经有能力赚钱养活你了对吧?”

“勉强是这样的。”

“那我们是不是能考虑一下更进一步的关系了……”

“您不是已经拿两兜子钱求完婚了,还想怎么更进一步?”

相叶雅纪老脸一红。

……

于是二宫和也就懂了。

“其实……我不觉得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因果关系。”二宫艰难的说。

“我不管,我忍不住了,我就满脑子淫秽思想了有本事你休了我啊……”

“……”

二宫很无助,现在往老家打电话问问撒泼打滚的相叶雅纪怎么治还来得及么?

 

就这样,二宫无奈地被哄着答应了不平等条约。

从宠物乐园正式盈利那天起,他就停用抑制剂。

相叶雅纪很开心,生活都变得有盼头起来了。

掰着手指头算日子的滋味简直不要太美好。

 

 

发情期这东西最麻烦的地方就在于它的周期性。

该是哪天就是哪天,搞得一点惊喜都没有。

然而,生活嘛,处处是意外。

发情期没有带来的惊喜,二宫和也带来了。

比如,在发情期还剩三天的时候……他失踪了。

背着相叶偷偷摸摸的另找了个住处,这种行为用在叛逆的少年少女身上,可以称为离家出走。

 

“相叶雅纪,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告诉你,我床上现在有大把大把的抑制剂哈哈哈哈哈哈哈……”

躺在豪华套房里的二宫和也打着电话,颇有种翻身农奴得解放的感觉。

相叶雅纪听了很沉默,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把二宫逼得太过分了。

没有把相叶赶出去而是自己出去住,把自己的家留给了别人还笑得得意洋洋……您听听这像二宫和也干出来的事儿吗?

“nino,回来吧,你已经很危险了你造么?”

“当然回,等发情期过了我就回。”

“你知道抑制剂只有在发情期一周前服用才有效吗?”

“……”笑声顿时停住了。

“你只剩三天了。”

“哦。”

二宫和也冷漠地挂断了电话,瘫在床上盯着抑制剂开始发愁。

口服的,注射的,贴片的,还有内置的……

去特么的,退货去,白瞎浪费老子的钱。

 

 

发情期比二宫想像中来的要快一些。

征兆刚出现的时候,二宫和也还告诉自己——忍着。

然而一个小时之后。

二宫走在回家的小路上,人烟稀少,一手扶墙,一手托着腰。

他没有给相叶打电话来接他,太丢人了。

反过来想象一下,如果自己在相叶打开门的瞬间软软倒过去,再啵唧一口给个吻,这多好,多浪漫。

也不显得自己那么没出息不是……

“呼……呼……”

还好这条路人少,要不就自己现在这德行,当街被人按倒都不奇怪。

腿越来越软,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不行了,走不动了,要不还是打个电话吧。

“nino?”

二宫边掏手机边对自己说,你看看,都幻听了。

“nino,是你吗?”

相叶雅纪的声音传来,伴着急促的脚步声。

完了,暴露了。

二宫和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傻傻地对着相叶露出一个笑:

“嘿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相叶雅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隐隐有些生气。

太冒险了,发着情的omega就这么在路上,被人拐走了自己上哪找去。

“一点都不惊喜,”相叶一把把人抱了起来,“我这两天没吃没睡天天在这附近转悠,就怕你出事……还好我赶上了。”

强烈的alpha信息素更勾起了二宫的焦躁,“那就快点吧,我要忍不住了……”

相叶也有些不好受,“怎么办,去酒店还是回家?”

“唔……哪个近?”

“酒店近一些。”

“那就酒店。”

“可是我想回家,毕竟是第一次……”

“那你就别磨叽了!用跑的!”

 

家里,床上。

(很破很破)



 

半年后。

沙滩上布置着鲜花和白纱,美酒和菜肴。

宾客们聚在一起,共同献上了自己的祝福……和份子钱。

樱井翔一边包红包一边感慨,“要说这两个人能在一起还要感谢咱们俩呢。”

松本润优雅呡了口香槟,“是啊,缘分什么的真奇妙。”

“你看,”樱井翔讨好道:“他们俩孩子都有了,咱们是不是也要努努力……”

不知道从哪凑过来的大野智在太阳下依旧带着帽子墨镜和口罩,活像恐怖分子混进了婚礼现场。

“啊,仪式要开始了……”

 

二宫和也穿着挺立的西装,挽着妈妈的手站在司仪旁等待着。

很快,穿着婚纱的相叶雅纪出现在了红毯尽头,还牵着一只瘸了腿的小狗。

“……”

因为旅行错过了婚礼彩排的二宫妈妈一脸错愕。

这儿媳妇……怎么回事……

“不赖我,是他坚持婚礼一定要有婚纱的。”

无视司仪的制止,二宫自顾自的和老妈交流起来,任凭相叶雅纪穿着高跟鞋一步三扭的艰难行走。

 

一周前。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定了婚纱。”二宫和也不满的皱了皱眉。

“我那个时候说了你肯定不会同意的……”相叶从身后搂住他认错。

“你现在说了我也不会同意的。”

“……”

二宫挺了挺肚子,“我怀孕了,不能穿高跟鞋。”

“我并没有准备高跟鞋……”

“这不是重点。”

“好吧,”相叶使出杀手锏,“婚纱很贵,而且定做的不能退钱。”

“很简单啊,”二宫和也不为所动,“你穿不就行了。”

“……”

“作为补偿,我可以送你一双高跟鞋。”

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雅纪。

 

婚礼上,二宫和也回头对着摄影师说,好好录,我要看全程。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碧海蓝天,宾客齐欢。

相叶雅纪一激动就喝多了。

“能娶到二宫和也,穿婚纱算什么?”面对松本润的嘲笑,相叶一挥手,“老子可是能当二宫和也爸爸,呸,能当二宫和也孩子爸爸的人。”

大野智惨不忍睹的捂住了脸。

二宫走了过去,手里还捏着切牛排的刀。

什么,怀孕期间不宜用刀动枪?

樱井翔淡定的拦住了紧张的众人。

“放心吧,二宫和也真想对相叶做点什么都不带见血的。”

 

 

相叶雅纪喝得开心,搂着二宫哇哇的哭。

“nino,我爱你……”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去擤擤鼻涕去……”

 

 

那么盆友们,问题来了。

这场婚礼,到底算谁的胜利呢?

 

 

【THE END】

 

 

嗷嗷嗷完结了。

好开心哈哈哈哈哈……

虽然有点不舍,看看有没有机会撸几个小番外。

有机会=不犯懒=不玩手机

这已经是我目前最长的一篇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づ ̄3 ̄)づ╭❤~

 

(来呀都完结了在评论聊聊天啊⁄(⁄ ⁄•⁄ω⁄•⁄ ⁄)⁄)

 

评论(45)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