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育儿欢乐多(弱胜番外)

有娃,请自行避雷。

 

二宫和也生下了一个健康乖巧的omega宝宝,小公举一出生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相叶雅纪升职为全职奶爸,吃饭喂着睡觉哄着,冲奶粉换尿布全部亲力亲为。

二宫在相叶的照顾下没几天就恢复好了,吵着要回去工作。

相叶自然是不同意的。

“咱们现在不愁吃不愁穿,你着急回去赚钱干啥?”

“家里不是又多了一口人么。”

“奶粉尿不湿能花多少钱,你快在家老实歇着吧。”

二宫白了他一眼。

“将来她长大了,买衣服要花钱吧,据说裙子包包哪个都不便宜……上学要花钱吧,补习班要花钱吧,结婚找对象还得买房吧……”

“等等等等,”相叶打断他,“你闺女现在还没满月呢你知道么。”

“我知道,”二宫忧伤的点点头,“可是我只要想一想就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相叶觉得二宫大概是得了一种名为“初为人父”的产后焦躁症……还不太好治。

 

孩子养的久了,矛盾也逐渐显现出来了。

相叶雅纪是那种把孩子捧在手心上的人,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二宫却极少与孩子亲近。

每次相叶想让他抱会儿孩子,他都特别不自在。

“nino,你这样不行。”相叶挺担心的,“孩子以后跟你不亲你多伤心啊。”

“爱亲不亲,想从我这要零花钱不还是得管我叫爸爸。”

“……”

相叶没说话,用眼神责备他。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二宫被看的有点心虚,“她现在还小呢,等她记事了再天天哄着她也不晚,要不亏了。”

相叶抱着孩子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其实二宫也挺委屈的,虽然他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

说好听的,他是信任相叶,但实际上,他就是有点嫉妒而已。

自从生了宝宝后,相叶的重心就全变了,天天闺女这个好那个好的……

那我呢。

我这么辛辛苦苦把她生下来,你就不管我了?

吃饭也不陪着,睡觉也不陪着,一天恨不得抱她二十四个小时,干脆跟她一块睡婴儿房算了。

二宫躺在床上,卧室一片冷清,只听得见隔壁婴儿房相叶在轻轻给女儿唱摇篮曲。

某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才不会承认自己在吃亲闺女的醋。

调暗了床头灯,二宫和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窗帘没拉好,留下了一道缝隙,清晨的阳光透过缝隙照在床上,晃得二宫和也睁开了眼。

恍惚间,他发现了胸前的异样。

“……什么玩意儿?!”

床上躺着一个小婴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扒开了自己的睡衣,正叼着自己的乳首睡得香甜。

二宫惊悚的坐起身,擦掉了乳首上的口水,小宝宝感受不到身边的温度,睁开眼睛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等等……”

二宫发现床上躺着的孩子虽然眉眼像极了相叶雅纪,但并不是自己的女儿。

一个荒唐的念头涌了出来,二宫没管床上还在哭闹的小孩,直接跑向了婴儿房。

“卧槽,我孩子呢?”

婴儿房内空空如也。

再返回卧室,二宫粗暴的脱掉了小婴儿的短裤,发现小丁丁后目瞪口呆。

“……你不会是相叶雅纪吧。”

二宫瘫坐在床上,精神有些恍惚。

这到底……怎么回事……

 

“nino,抱抱……”

床上的婴儿说话了。

二宫揉了揉眉头,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唔……要抱抱……”

奶声奶气的相叶雅纪伸出了两只小肉爪。

二宫和也把他抱了起来,可能是不太熟练,相叶在他怀里不停扭动。

“不对……左手托着屁股,右手托住脖子……”

小奶娃下达着指令,二宫只能照办。

“你是相叶雅纪。”二宫用肯定的语气问着。

“对哒!”小孩儿眼睛亮晶晶的。

“你多大了你就会说话?”

“鬼知道,我都多少年没当过小孩了……”

也是,二宫点点头。

这时,相叶又把头凑向了二宫的胸口。

“饿了,要喝奶奶……”

“……”

二宫一把把人扔在床上,翻身就走。

“饿死你个小不死的……”

 

 

话是说的狠,但二宫也不能真把人饿死不是。

轻轻把相叶抱到沙发上,二宫去厨房冲起了奶粉。

“一勺奶粉配三十毫升水……四十到六十摄氏度最佳……”

毫无经验的二宫有些发愁,我特么上哪量温度去。

随便冲了一下,二宫看着差不多了,就拿去递给了相叶。

相叶叼着奶嘴坐在沙发上,看他来了不紧不慢道:“你先别给我喝,往你手背上滴两滴试试。”

二宫不明所以的照做了。

“嘶——烫……”

甩了甩手,二宫没耐心了,“那怎么办啊,你凑合喝不行吗?”

显然,不行的。

相叶发善心般的告诉他,“奶瓶里三分之二的凉水加上三分之一的开水就差不多了,你去试试……哦对了,先放水后放奶粉不容易结块,摇晃的时候别太用力,要不起泡沫容易溢出来……”

二宫听的一愣一愣的,随着相叶的指示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好不容易喂饱了相叶,二宫给自己也随便弄了点早餐,刚打算吃饭,又听见相叶发话了。

“nino,我要换尿布。”

“……”

“什么毛病!喝了就尿?那你一会拉粑粑是不是还要我给你洗屁股啊?!”

二宫和也有些崩溃。

相叶雅纪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

“嗯,按理说是这样的。”

“……”

“所以你最好祈祷我今天一天都不……”

“闭嘴!”

二宫咆哮着。

“你自己忍着吧,我才不给你换尿布!”

结果,二宫刚拿起一块面包,相叶雅纪就在那边哭了起来。

“哇——哇——”

就,很标准的那种,婴儿式的啼哭。

二宫把手里吐司面包捏成了团,深深地呼了几口气。

算了,为了图个清静,他忍了。

 

折腾了半天,二宫终于得到清闲时,已经到了下午。

“呼……”

松了口气,二宫合上故事书。

都怪相叶雅纪作死,说什么不听故事就不睡午觉……

自己都多少年没碰过故事书了,那种幼稚又无聊的东西什么可念的。

离开卧室,虽然二宫的肚子很饿,但也没什么力气再去做饭了。

随手拿起一个面包片,几口就吞进了肚子里。

忽然间,二宫意识到,之前好像很久没见过相叶正经吃饭了。

因为照顾女儿,所以自己连吃饭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了吗……

还有上午的时候,自己笨手笨脚的在相叶的教导下换尿布……原来不知不觉间,这个人已经这么熟练了啊。

躺在沙发上,二宫有些失落。

自己真是一个不合格父亲。

 

还算平静的过了一下午,二宫小小的休息后开始处理起工作上的事。

然而,晚上一到,这套恐怖的程序就又开始了。

喂奶,换尿布,洗澡……

虽然知道相叶已经比自己的女儿乖多了,但二宫还是不禁为这些琐碎的事物而头疼。

忙了一天,二宫抱着相叶躺回卧室准备休息。

“nino,唱个摇篮曲吧……”

“……我不会。”

相叶的小肉爪拍向二宫的脸蛋。

“你怎么这么笨吶,我天天唱你好歹也跟着学学啊……”

突然,他发现二宫的眼圈红了。

“嗯,我会好好学的……”

“……怎么了?”相叶有些慌。

二宫搂住相叶小小的身体,软软的,一股奶味儿。

“你快变回来吧,我想你了……想让你抱抱我,给我唱摇篮曲……”

相叶用肉嘟嘟的嘴唇亲了亲二宫的额头。

“别伤心了,我给你唱。”

二宫把头埋在枕头里,没有说话。

大概是太累了,二宫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哇——哇——”

猛的睁开眼,二宫坐了起来。

匆匆看向一旁,还好,相叶雅纪还在。

睡相扭曲,呼噜悠长。

“做了个梦啊……”

隔壁的哭声还未停歇,往常二宫被吵醒只是一脚踹醒相叶让他去管,但这次,他看着相叶雅纪眼底的青黑,突然就有点不舍得了。

翻身下床,穿上拖鞋,二宫轻手轻脚来到女儿的房间。

也是奇怪,看到他来,小丫头没一会儿就不哭了。

二宫把孩子抱了起来,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观察她。

孩子的眼睛像自己,颜色浅浅的,睫毛也很长。

不像刚出生那会跟个小猴子似的,脸都皱在一起。

孩子乖巧的吮吸着自己的大拇指,嘴边流出了口水。

二宫失笑,拿起挂在婴儿床上的小手绢帮她擦了擦。

 

身后的人动作很轻,等二宫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被人从身后揽住了。

“抱歉,吵醒你了吧?”

相叶雅纪光着脚,从身后搂住二宫,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摩挲着。

“没事儿,你去睡觉吧,我来就好。”

说完,打了个哈欠,想从二宫手里接过孩子。

二宫没有松手。

“咱们一起睡吧,带着她。”

“诶,你不是怕吵吗?”

“没事的,这样你也不用来回来去折腾了。”

 

孩子被放在了大床中间,二宫和相叶一人躺在一边。

二宫看着相叶,发现他这段时间瘦了不少,脸上没肉了,看着也很疲惫。

“孩子是越来越可爱了,你怎么越来越丑了。”

相叶扭了捏二宫的脸蛋,“死没良心的,都不知道心疼我。”

二宫隔着孩子握住了他的手。

“以后就知道了……明天开始,你也教教我吧……”

“什么?”

“教我怎么冲奶粉,怎么换尿布,怎么给她洗澡……这是我们俩的孩子,我想学着照顾她了。”

 

而且,也不想让你这么累了。

照顾完女儿还要照顾我,这段时间你很辛苦吧。

一点点也好,我想为你分担一下。

 

“喂。”

“嗯?”

“唱个摇篮曲吧……”

“什么嘛,孩子不是睡着了吗?”

“我想听。”

“你啊……真是……”

 

相叶雅纪轻轻哼起摇篮曲,看着二宫和孩子的睡颜,心里一片满足。

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吧。

 

 



评论(11)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