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绿

N的一切都喜欢,不挑食
特别空虚寂寞,欢迎勾搭(/ω\)

即使弱小也能取胜(相二)

起名废,abo,慎点,相二微翔润

简介:一个很怂很弱的alpha成功打败很强很要强的omega的励志故事。

 

1.

你知道六度空间理论吗?

据说,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它还有一个更可爱一点的名字,叫做小世界理论。

像是一条连接悬崖两侧的锁链,在旁人的介入下,两个陌生人相识并且同居,也许只需要半天的时间。

就像被推着向前翻滚最后交织在一起的浪花,不到岸边,谁也不能预料到最后会发生什么。

 

【相叶雅纪】

办公室里,经理狠狠地把一份报告摔在了桌子上。

“相叶雅纪,身为一个alpha,你竟然还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相叶雅纪被巨大的声响吓得一个机灵,“不不不经理你听我解释,这份报告是我加班替佐藤做出来的,当时让他再检查一下里面有没有bug了……”

“你还推卸责任,赖到人家beta身上去,好意思吗你……”

“我没有,真的是……”

“够了!”经理一拍桌子,“鉴于你造成的损失实在过大,公司虽然可以不再追究你的责任,但是从明天起你不用来了。”

“……”还想为自己辩护一下的相叶雅纪一下子就蔫了。

尽管心里很愤怒,很委屈,明明自己才是受冤枉的人。

一肚子的话想咆哮出来,但相叶雅纪只是鞠了个躬就离开了。

甚至连一句重话都不敢对经理讲出来,相叶就默默接受了这个不公平的结果。

看着同事们冷嘲热讽的表情,相叶雅纪心里不能再悲凉。

佐藤佯装同情的凑过来拍了拍相叶雅纪的肩膀:“兄弟,不是我不想帮忙,只是你这错误实在出的太不应该了……”

相叶雅纪只是沉默着收拾行李,一言不发。

 

终于回到家里想好好休息一下的相叶,在门口看见房东时又不得不重新提起了精神。

“您好。”相叶礼貌的打了招呼。

潜意识告诉他,可能还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

“相叶呀,实在不好意思,这房子我是不能租再继续租给你了……”房东太太挺着因肥胖而过度丰满的胸脯,“再过几个月我们全家人就要移居到国外了,房子是要卖掉的,正好你房租也快到期了,这几天赶紧收拾收拾,我就让中介带人来看房子了……”

“……”

“你这么优秀的alpha不愁找不到好房子住,”房东太太语气酸酸的,“那就这么定了哈。”

说完,就扭着屁股离开了,甚至没让相叶说出一句话。

就这样,相叶雅纪一天之内,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住所。

 

【松本润】

松本润赶到酒吧时,只看见相叶雅纪趴在吧台上,盯着酒杯发愁。

“怎么回事,被炒了?”松本润坐在了他旁边,“电话里也不说清楚,就听见你嘟嘟囔囔的乱说一通……”

“嗝……”相叶打了个酒嗝,“小润呀,你说我怎么过得这么窝囊呢……”

相叶雅纪给松本润讲了自己一天受到的非人般待遇,逻辑混乱,毫无语序。

也亏得松本润跟他多年的交情,勉强听懂了。

“你说你,好歹是个alpha,怎么把自己混成了这样……”松本润潇洒地叫了一杯酒,那姿态,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魅力。

相叶眯着眼看向自己的好兄弟,这个长相华丽穿着华丽动作也华丽丽的omega,只觉得自己更加失败,“因为我怂啊……”

“你也知道啊,”松本润一巴掌糊了过去,“算了算了,工作可以再找,反正你之前也就是去叫人白使唤去了,至于房子嘛……你这么多年总是有些存款的吧,先花着呗……”

“不行。”相叶难得坚定地摇了摇头,“这钱不能动,我留着娶媳妇用的。”

“呵呵,”松本润冷笑,“你都快活不下去了,还想着娶媳妇呢。”

相叶雅纪再次认怂,“小润,你认识人多,能不能帮我找个临时的工作,包吃包住的那种……”

“干嘛那么麻烦,”松本润倒是很仗义,“先住我家不就得了,或者给我打工也行……”

还没说完就被相叶打断了,“不,花你的钱,我良心上过不去……”

松本润看着吧台上摆了一排的酒杯,微笑道:“既然如此,今天晚上的酒你请客吧,真可惜,难得我带了现金……”

相叶看了看杯子的数量,又在心里默默算了一下酒钱,认真的看向了松本润,“小润,我错了,我早就已经没有良心了……”

 

【樱井翔】

一件格调高档的西餐厅里,樱井翔正听着优雅的钢琴乐,狼吞虎咽地享受着晚餐。

“好吃,好吃……”嘴里塞了太多食物以至于话都说不清楚,“小润你手艺真是太棒了……”

松本润坐在对面,慢条斯理的脱下了围裙,叹了一口气。

“……”樱井翔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怎么了,心情不好么……”他试探性的问向松本润,“如果太累的话其实你不用亲自帮我做的……”

“你想多了,”松本润乖巧而温顺的看着他,“帮你做晚餐只会让我感到愉悦。”

樱井翔默默松了一口气。

“……不过,”松本润托腮看向窗外,一脸忧愁,“我只是在为朋友的事担忧罢了。”

樱井翔能够追到传说中高冷蛮横的主厨先生,充分的证明了他是一个聪明人。

所以他只思考了几秒,就说出了聪明人应该说出的话。

“方便的话讲给我听听吧,我也希望可以为你分担点什么。”

“真的……可以吗?”松本润怯生生的,生动演绎了什么叫做难以启齿。

然而内心却在暗爽:老子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所以,他把相叶的事情讲给了樱井翔,使得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我在想,你能不能动用一下你作为副院长的私权,给相叶安排个职务,什么男护工啊,抬担架的了,擦桌子扫地的都可以。”

樱井翔沉默了,松本润的话听起来真的一点都不客气。

“我……需要问问人事部,最近缺不缺人。”樱井翔整理着措辞,看着松本润忽闪忽闪的眼睫毛心动不已,“你放心,不就是安排个有住处的职位吗,交给我就是了。”

这一刻,我们的副院长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美色误事。

 

同为alpha,樱井翔一开始还对给相叶安排了保安的职务充满了歉意。

让一名骄傲的,自尊心满满的alpha当保安,实在是浪费人才。

所以那天听说发生了医患矛盾,有人受伤时,樱井翔满心都是冲动暴躁的alpha可别把人家患者家属打伤了。

然而,赶到现场时,只看见趴着地上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相叶,还有一脸戾气的beta家属……

兄弟,你好像比我想象中的,要弱一点。

副院长大人如是想。

然而,类似的事情,之后还发生了很多。为了保护相叶的生命健康,樱井翔不得找了个护士长教授相叶一些基本的看护技能,以男护工的身份继续在医院里好好活下去。

 

【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坐在樱井翔对面,穿着病号服,一脸的不屑。

“nino,你需要休息。”樱井翔皱着眉严肃的说。

“不用那么大惊小怪,我只是晕过去了而已。”二宫和也扭了扭脖子,毫不在乎。

“……”看着自己多年的好友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樱井翔又气又无奈,“晕过去了而已?你知不知道像你这种高强度工作再加上滥用抑制剂,时间久了会造成信息素紊乱,到那时会对身体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害啊……”

“我知道,”二宫淡定的点了点头,“你已经说过一次了。”

“……”

樱井翔知道二宫什么德行,他决定直接来硬的。

“把你的抑制剂交出来,立刻,马上。”

二宫抬头正视着他,妥协一般的耸了耸肩,拿出了两支抑制剂。

看着态度端正的二宫,樱井翔冷笑一声,直奔二宫惯用的手提包而去。

“哗啦——”

抑制剂落了一地的声音,樱井翔大概数了一下,不多,也就那么十几二十来支吧。

“看来你是真的不想要命了。”

樱井翔叹气说。

二宫解释一般的说着:“我不可以发情,发情期的Omega简直就像废了一样,这么多天,少赚的钱谁赔给我?”

樱井翔简直要被这个工作狂气到爆炸,“你现在已经不缺钱了,你缺的是一个alpha。”

“开玩笑,”二宫懒洋洋的架起了二郎腿,“alpha有我赚的多吗,我要他干嘛?”

“……”

无视了樱井翔一脸的纠结,二宫直入主题,“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没门,想都别想。”

“我要赚钱的呀大兄弟!”

“就你现在的身体状态,再像之前那样工作,下一次我就可以直接在太平间看到你了。”

“……”

空气突然安静。

二宫终于服了软,“求你了,让我回去吧,我保证不像之前那样了。”

樱井翔一向吃软不吃硬,面对这样的二宫和也,他也放软了态度。

突然,聪明的副院长先生灵光一闪。

“要出院也行,但必须得有个人照顾你。”

“随便,只要不耽误我赚钱就行。”

“我从医院里给你调个护工,照顾你的饮食和作息,不许说不。”

二宫和也抿了抿嘴,最后痛下狠心,“多少钱,一个月超过三千我不要。”

樱井翔笑了。

“放心吧,管吃管住就行,不要钱。”

 

 

 

就这样,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本来像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不,住到了一起。

 

【TBC】

 

诶呀好久没这么流畅的感觉了,还是第一次接触abo呢。

智智大概过几章出来。

 


评论(27)

热度(308)